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完成編輯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我在二維秀/新米國度開了個專欄

  二維秀- 林賾流的個人小屋 新米國度-幻想商人
繼續閱讀

玫瑰色鬼室友II 十五、泥上指爪

蘇湘水從小就喜歡上山採青草藥,有時也為自己和村民治個小傷小病,村民雖覺得蘇家被噩運詛咒不宜太過接近,有著蘇福旺夫婦的好名聲庇蔭加上樂於助人的作風遺傳,倒也沒真心厭惡這名青年。
繼續閱讀

玫瑰色鬼室友II 十四、樑中信

絲瓜田裡最大的收穫是一身汗味,我沖澡後坐在藤椅裡縮起小腿讀經,戶外蟬聲唧唧。
繼續閱讀

玫瑰色鬼室友II 十三、絲瓜田

 回到老家的第四天早上,我繼續挑戰溫千歲指定的尋寶遊戲,來到最新浮現的那塊記憶斷片中的野絲瓜田。
繼續閱讀

玫瑰色鬼室友II 十二、異熟業果

 「其實,二叔說種絲瓜比較接近因果的聯想,所謂『因蔓業果』,要是沒有定期理蔓,你以為手裡握著粗壯的母蔓,可以順勢找到根源,其實只是孫孫蔓,甚至連子蔓都還不是。織毛線反而單純多了,瓜藤比毛線脆弱,更多變。」蘇靜池道。
繼續閱讀

玫瑰色鬼室友II 十一、族長的毛線帽

    既然有敲門聲,應該是活人吧?   不對,昨夜在葉伯家也有敲門聲,只是我們沒去應門,當時要是開門好像不太妙,反正關門聊天對方沒能對我們怎樣,乾脆眼不見為淨。  
繼續閱讀

玫瑰色鬼室友II 十、再訪石大人

    翌日我並沒有好命地睡了一整天,用手機設定五個鬧鐘強制自己在十點前起床,控制不住呵欠連連,可不能浪費在老家停留的寶貴時間,做了一套熱身操後我大致上醒了。
繼續閱讀

玫瑰色鬼室友II 九、代言者

   我帶著被王爺兵團和溫千歲本人嚴重圍觀喜劇的破碎身心,跟著葉伯和殺手學弟回家過夜。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