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0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族觀察日誌-零 緣起篇

 

道門聯盟成功救出被魔障迷惑的道士,同時因司徒燭華帶來魔族,中理大學與周邊區域毀於一旦,三峽中心不得不封閉交通戒嚴,天心五傑租賃的房子離戒嚴區有段路程,於是五名大學生又回到租屋處過暑假。
 
大人們繼續打打殺殺,魔族現世的話題被刻意模糊,道門無意也不敢干涉魔族們的活動,天心五傑被微妙地遺忘了,不過他們依舊非常認真執行吉祥物的導遊工作。
 
幸好不是五名魔族統統跟他們回家,饒是如此,目前天心五傑的住處畫面已經夠奇幻了。
 
客廳裡多了個龍頭利齒的肥壯巨人,就算盤腿坐著頭部還是碰到天花板,天心五傑想破頭偏偏搞不懂龍伯到底怎麼進來他們的客廳,還有地板為何不會塌?
 
「五十碗肉羹麵回、來、了!還有順便補充的餅乾巧克力!」揹著裝滿零食的六十公升登山背包,雙手提著沉重的肉羹麵,玄武用頭頂開大門。
 
龍伯剛好吃完最後一包大溪豆乾,眉開眼笑望著全天候辛勞地扛回食物的小螞蟻。
 
熱食自動飄離玄武手中,其中一袋肉羹麵搶當第一號犧牲者就要落入龍伯的血盆大口中,玄武大叫一聲撲上去。
 
「塑膠袋有毒,要倒進碗公裡才能吃!大德!還不快過來幫忙!」玄武吼道。
 
「這點小玩意毒不死俺。」龍伯只想快點吃到新的人間口味,人類在烹調菜色與製造耐久保存的食品上的確讓老魔族都大開眼界。
 
「不行啦!混進塑膠袋就不是肉羹麵的味道了!」玄武非常堅持,他可不能容忍龍伯貪快亂吃,事後回魔界批評人間小吃的不是。
 
臺灣人就只剩下小吃的驕傲了。
 
「這倒也是。」其實就算玄武開小貨卡載麵回來,對龍伯還是不夠塞牙縫,魔族要的就是品嘗不同滋味。
 
結果碗公太無效率,玄武和王大德滿頭大汗將肉羹麵倒入不銹鋼水桶,加入黑醋和香菜,再奮力提到龍伯面前,龍首巨人捧起水桶一口悶,血紅長舌舔了舔嘴緣,讚了聲好。
 
這股微妙的滿足感是怎麼回事?玄武攤在地上喘氣。
 
「再去買別的人類食物給老子吃吧!鄭玄武,老子還有點餓。」龍伯用兩根指頭提著玄武的領子拉起他。
 
「你至少也得給我喘口氣啊!為什麼他們就可以坐在旁邊看電視!不公平!」玄武不滿地指著客廳裡的糜爛風景,外頭可是三十八度的高溫。
 
黑髮披肩的蒼白男子歪坐在沙發上,頭顱有氣無力地靠著沙發,定居在地疆苦寒之地的魔族正在享受北臺灣溼熱的夏季氣候,動也不想動。他眼窩略深,長長的眼睫毛圍著一雙銀色大眼,正是本體為魚翼巨蛇的委蛇,有他在,客廳就像開了冷氣,阿鍾坐在委蛇旁邊正在看一本醫書,偶爾也抬頭追個劇情吐槽兩句。
 
委蛇喜歡溫暖的熱血生物,阿鐘正需要消暑和防止傷口發炎,兩人都對彼此體溫很滿意。
 
小西則佔據另一邊的單人沙發,幻化為嬌小美少年的夸蛾穿著說不出年代風格的幻想風服飾坐在他身後的椅背上,像隻蝴蝶一樣沒有重量,兩人正討論著韓國古裝劇裡的服裝,由於夸蛾實在太可愛,而這個魔族還致力打扮得更漂亮,因此天心五傑都偷偷懷疑夸蛾是女孩子。
 
地疆沒有大海,載著王鏡元從北冰洋到印度洋瘋狂海水浴的鬿雀,在王鏡元嚴重曬傷後終於願意回租屋處休息,並用草藥膏將王鏡元醃得綠綠的,眼神帶著莫名的期待。
 
王鏡元並不討厭免費出國玩,何況他就只是坐在旁邊看一隻虎爪巨鳥不斷戲水的奇幻畫面,鬿雀還會變成人形抓很多獵物給他吃,雖然王鏡元表示他不吃土著和海龜,也不吃鯨魚,只肯吃自己釣到的魚。
 
鬿雀外表近似爽朗的南國漁夫或潛水教練,一頭白髮和黝黑皮膚,就像他的原形羽色,即使變成人類,雙手還是輕輕一扳就打開桌子大小的巨蚌,還問王鏡元什麼時候才能吃得像龍伯的人形,他希望鏡元至少有這點體重。
 
王鏡元決定以後都要戒掉零食了。
 
短期內,天心五傑和四名魔族又形成了相安無事的同居生活,看起來很擠,意外的各安其位,鬿雀通常棲息在屋頂上,大概和鳥類習性有關,比較特別的是他迷上打造屋頂花園,每天蒔花冶草之餘,還用樹枝和乾草築了個大巢,下雨天時鬿雀就張開不透水的羽翼,還叫王鏡元睡在他的翅膀下感覺海水浴效果,王鏡元熱烈同意鬿雀身上都是陽光和海水的味道,他的巢比住房子裡更舒服。
 
小西看著隔壁鄰居家被養到十五公斤的肥貓,總覺得同伴的人生離那隻貓愈來愈近了。
 
唯一對目前情況不滿的只有一開始就被蠪拋棄的王大德,同樣身為召喚使者,他是唯一閒得發慌的人。
 
一開始還向同伴炫耀好運的王大德,發現他就算參加有魔族在場的活動,例如和魔族逛夜市,帶魔族參觀百貨公司,和魔族一起用人形爬百岳等等,到底不過是幫閒打諢的工具人,那些魔族只把分配到的人類導遊當作優先關注的目標。
 
這種一對一的關係,不就是魔法少女和召喚獸,MasterServant宿命的相逢嗎?
 
同伴們雖然抱怨連連,結果還不是過著多彩多姿的卡通主角生活。
 
大家都得到了特別的冒險奇遇,只剩他孤家寡人,怎麼可以這樣!
 
王大德決定了!他也要做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看著吧!我要和太史公一樣寫出全地球只有我能近距離觀察的珍貴史料!人類的關鍵未來就掌握在我的筆下了!等我寫好,那些了不起的修道者也只能向我申請拷貝藏諸名山!」
 
這樣下定決心後,王大德興沖沖跑到書店買了本厚皮筆記,在第一頁寫下《魔族觀察日誌》,雖然從小到大都討厭寫日記,但他這次一定要堅持到底。
 
殊不知,好夥伴們也在另一邊竊竊私語王大德最近迎風歎息,對月搔首,拿著本子苦思的文藝舉動。
 
「他還是對晏君學姊不死心,怎麼辦?這樣下去會嫁不出去。」玄武咬著冰棒說。
 
「他的文筆真的很糟,我音樂系幫他修報告都很痛苦。」阿鍾苦著臉強調。
 
「這種事還是要專業中文系來幫忙才對,不過我很忙,還要去烏頭師公的場子打工。」小西直接推給兒時玩伴兼同班同學。
 
「就是因為專業,才沒辦法忍受基本錯誤,我光是看到錯字就想抽筋了,不要折磨我,人家很敏感的。說到底歷史系語言能力應該很好才對,他當初幹嘛不填別的科系?當體育老師也不錯!」王鏡元頂頂眼鏡。
 
玄武說道:「大德本來想選日文,玩遊戲可以用到,我說日文自修就會了,我不想一個人去歷史系,他就很有義氣來陪我了!別小看中理歷史,這也是國立同科系的首選好不好!」
 
「你太不負責任了!」眾人同聲譴責。
 
「不就是寫情書還是詩集嗎?大不了我幫他,去圖書館搬些書抄……搜集靈感一下就有了。」鄭玄武自己也陷在無望戀情中,也想抒發一些隱晦的情感,又覺得不夠男子漢,說出來一定會被笑。
 
「沒辦法,讓他做點美夢也好,還是先來討論正事,暑假要結束了,接下來這三年隨時會世界大亂,我們應該提早準備更實用的人生安排。」王鏡元道。
 
四名大學生在公園榕樹下開起圓桌會議。
 
「我要休學準備當掌門繼承人了,你們看著辦。」阿鐘決定專心朝目標前進,也和其他人私下談過,大家都很贊同他的選擇。
 
如果阿鐘的老爸也跑去抗魔聯盟做事,臺東老家還是得有一個掌門代理處理事務,尤其今後小打小鬧的事情一定會很多,目前有長輩擔著不用著急,但他們遲早都得獨當一面。天心五傑考慮的都是很實際的問題。
 
「我還是想完成學業,剩下兩年,就這樣放棄不甘心,星平學長也會繼續留在舊校區上課,你看人家道術天分比我們好太多都留在學校了。」王鏡元被鬿雀帶去體驗蠻荒後,眼界開闊不少,包括頓悟了某個深刻日常哲學,拿張學非所用的大學文憑找個普通工作泯然眾人,才不容易被黑暗勢力盯上利用。
 
別笑他迂,當你體會過不正常生活後,才發現按表操課的校園生活和平淡工作環境有多麼珍貴,小確幸就小確幸,驚濤駭浪的日子太難過了。
 
總得有人來保護故鄉的家人,還有這二十年來認識的其他朋友,首先,大家得一起生活互相守望才行,反正他現在已經對做大事興趣缺缺。王鏡元這麼想。
 
「不過,我也不想撲進去讀死書,能混到畢業就好,多出的時間,我們來研究副業和道術強化怎麼樣?小西,玄武,阿鐘,如果大德想要也算上他好了。」王鏡元沉吟。
 
見證過太師父和一窩蜂冒出來的隱世高人與妖魔鬼怪實力後,天心五傑深刻意識到,要靠降妖除魔混飯吃是多麼不切實際的想法,幸好天心派宗旨也是得找其他工作餬口,不得利用道術收錢。
 
「像星平學長那樣嗎?」玄武眼睛一亮。
 
「差不多。」
 
「我要我要!做哪方面的副業?」提到賺錢這些大男孩精神都來了。
 
「之後再研議,最好是和興趣與現有資源有關的方向,可以好好利用抗魔聯盟的貢獻點數制度減少成本開銷。」這部分王鏡元還沒有確切計劃。
 
「魔族的部分怎麼辦?」天心五傑立刻意識到時間成本的艱難。
 
「問對方有沒有興趣加盟吧!反正他們閒著也是閒著。」小西模仿王鏡元的動作頂頂空氣眼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