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3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族觀察日誌-貳 小西篇 (上)


現在臺灣島上無數高人們正轟轟烈烈展開抗魔大戰,見鬼的事怎樣都好,向來誓死守護二次元淨土的小西最近也被迫成了現充。
 
身為廣大平凡大學生一員,小西算是符合男主角的王道設定,中文系出身的他自學拉丁文和梵文略有小成,冷知識也涉獵不少,比如怎麼縫製漢服和設計幻想風美少女服裝。
 
雖然目前打工是替火頭道士打下手,兼個看盤(沙盤)轉播(阿鬼拜託你說中文,英文也好!)的中間人,但小西最大的野望還是出同人誌擺攤賺錢,COS自己創作的角色──當然是男角,只是他還沒找到適合的故事靈感,只能先練練畫技和裁縫手藝。
 
最近為了和兄弟一起開創副業,正努力研究咖啡和點心製作方法。
 
前輩們挽救了一場又一場危機同時,難免有些手尾殘留,比如他們天心派的初代掌門明虛子,因為輩分太高直接縮寫稱呼太師父,為了鎮場子直接從異世界召喚了五個魔族分靈體,每個本體都像毀滅世界的大魔王。
 
只能說高人不愧是高人,隨隨便便就在現實裡做出RPG長老才會做的事情,還非常理所當然,身為被指定的勇者之一,小西也不負所託負起其中一名魔族的責任,其實也就幹些導遊兼保母的工作。
 
天心五傑和五魔族雖然被配成了五組,但五組之間相處情形又不太一樣,比如說大德一開始就被五魔族的頭頭放置PLAY,櫻髮魔族蠪對他不屑一顧,小西有點感慨,畢竟天心五傑如果要選個人當隊長應該就是大德了。
 
玄武和獸首巨人龍伯組成和樂融融的美食關係,基本上就是無腦吃吃吃,瞧他們之中唯一還能搆上帥哥定義邊緣騙騙國中小女生的玄武胖成什麼樣子?
 
鏡元和虎爪怪鳥鬿雀之間氣氛一直很詭譎,鬿雀簡直把鏡元疼進骨子,到處找食物餵他,雖然沒到含在嘴裡那麼誇張,但也都蓋在翅膀下了,導致鏡元每天都很害怕,偷偷找小西傾訴,懷疑怪鳥對他有不軌企圖。小西觀察了隔壁的肥貓許久,給出權威分析:這是一種貓奴的表現。
 
小西覺得自己的分析不能更精闢,精準地識破了魔族與眼鏡青年之間主人對寵物的親密關係,但王鏡元打死不信,活該他繼續腦補自己嚇自己,早就叫他BL不要看太多。
 
阿鐘和委蛇則莫名其妙合拍,遇到問題有商有量,通常還是魔族配合人類的活動時間,兩人都是安安靜靜不鬧人的類型,堪稱模範組,小西只擔心阿鐘對兄弟的愛被委蛇搶走,必須抽空鞏固自已的地位,其他人他懶得管了。
 
至於他和巨蟻魔族夸蛾之間……大概算是兄妹?小西是哥哥,夸蛾的人形很可愛,當妹妹也沒有違和感,反正性別不是重點,畢竟種族生態系根本不一樣。
 
話說回來,有妹妹到底是什麼感覺?他的表妹在馬來西亞,七歲以後就沒見過了,妹妹在阿宅間似乎是種神之領域的視野。
 
「哥哥,我把寶石和布料帶回來了,剛好可以用在你的五號設計上。」
 
「辛苦了,」小西愣了愣。「等等,那拳頭大的藍寶石哪來的?」
 
人類歷史上有這麼大顆的寶石嗎?
 
「人類蒐集的那些小石頭又舊又醜,我自己去挖更好的,就是編織法還有點意思。」擁有一頭雪白及膝長髮與大大的紫色眼眸,宛若少女般的神祕存在說。
 
身高約一百五十公分,體重……小西抱過,只有一根瓷湯匙的重量,不過看起來像四十公斤的體型,經常輕飄飄地站在椅背上端,最喜歡的位置是阿鐘的樂譜架,完全就是夢幻妖精。
 
「夸蛾,」他歎了口氣。「你又要增加我的工作量了是不是?」
 
「你的工作不就是陪我嗎?」魔族走到他身邊,雙手背在腰後說。
 
「我只是想要一小顆裝飾胸針用的寶石,預算的材料費也給你了,你帶這麼大顆回來,分明就是要我再設計一套珠寶,然後順便還要搭配的新服裝。陪你是沒問題,不過當初說好也給我時間上學和打工賺錢不是嗎?」
 
「雖然直接給你錢很容易,但這樣一來我得到的『作品』就不夠特別了,這是你告訴我的。」
 
「是的,夸蛾,你隨時可以找世界頂尖設計師為你做衣服,甚至你自己就能用各種材質隨心所欲創作。」小西抬手搭著魔族纖細的肩膀,一副哥倆好的口吻。
 
「那樣不是一個人類真心誠意為我做的衣服,沒有紀念價值。」魔族答道。
 
「是共同創作哦!我出創意和手工,你出材料還有身體,我也想看到自己的作品被真心喜歡的人穿在身上,互相擔待生活上的不方便,用有限的時間和金錢創作出成果,正是社團的醍醐味啊!我們也算是兩人社團了。」小西認真的說。
 
夸蛾特別愛好打扮,當他以人形出現在小西面前時就已經穿著一套批披掛掛的華服,後來天心五傑帶著魔族化身到動研社尋仇,面對那滿山滿谷的精美服飾,夸蛾簡直愛不釋手,小西順便向他解釋Cosplay的人類習俗,基於魔族的超高智商,推廣ACGN毫無難度。
 
自由活動的第一站就是台北地下街,途中還在女僕咖啡廳約會,買了一堆漫畫小說後,回家後小西用電腦,夸蛾則躺在床上看書,幾個小時後交換位置。巨蟻魔族完全無縫接軌小西的日常生活,小西還幫他在網路遊戲裡開了個新角色,教他怎麼偷殺掛網的王大德。
 
雖然搞不懂存在本身就是奇幻設定的魔族為何會這麼喜歡幻想產物,但夸蛾真的很有文化消費者的天賦,為了世界和平,抗魔聯盟也撥了一筆經費給天心五傑當成和魔族一起生活的活動資金,總之夠讓兩個阿宅在商品戰場殺出一條血路了。
 
坦白說,龍伯的伙食費還比較貴,因此小西心安理得地帶著夸蛾進入二次元的花花世界,在萌文化面前,人類與魔族俱為平等。就算是魔族,也一定能夠透過馬尾和絕對領域心靈相通,獲得安寧與滿足。
 
不過,巫寧西是個謹慎的帶路者,首先必須讓魔族理解人類歷史,增加同理心,於是他們一起看了《APH》,可愛畫風和形形色色的各國服裝果然讓夸蛾目不轉睛。
 
「這動畫裡為什麼沒有臺灣呢?那些比臺灣還小的國家都出現了。」夸蛾對他初次踏上的土地已經有認同感和好奇了。
 
「連馬來西亞那麼大也沒被畫進去呢!這就是文化侵略。等你對臺灣更熟,我再借你看《馬皇降臨》,找其他人一起玩《美麗島風雲》,有些梗需要時間醞釀。」小西嚴肅地說。「千萬不要貪心搶快破壞樂趣。」
 
「當初不該在黑家殭屍的社團教室撿同人本來看。」夸蛾也懊惱地抱怨。
 
身為資深阿宅與高段潛力的阿宅預備役,小西與夸蛾都認為BL和十八禁沒什麼,但被雷原作劇情是不可原諒的。
 
「第一次經驗具有無可取代的紀念價值,所以偷看攻略啦新番感想這種膽小鬼才做的事絕對禁止!既然你跟了我,我有義務讓你明白真正的審美觀念,歡樂與悔恨不應由別人給予,男子漢就該肉身試雷!」小西的發言充滿氣勢。
 
「吾有同感!」夸蛾興致盎然的附和。
 
夸蛾對二次元的喜愛很快有了質的進化,從形式邁入深度理解,進而希望在生活中也能保持某種參與。
 
小西對魔族的智慧程度很感興趣,也知道夸蛾的移情能力很好,不過早上起來發現夸蛾趴在枕頭旁盯著他看還是嚇了一跳。
 
「哥哥。」
 
「要玩角色扮演?」
 
「嗯。」
 
「好啊!」
 
「我該做什麼?」
 
「這個嘛,煮早餐給哥哥吃如何?希望是擅長料理的設定。」小西隨口說,沒問夸蛾想當弟弟或妹妹。
 
聽到他這麼說,夸蛾立刻就去廚房,好像聽見玄武的驚叫聲,過了一會兒,魔族端來很正常的培根蛋土司。
 
「錯了。」
 
「我照你心裡想的菜色做的,怎會錯了?」夸蛾不服。
 
「家人難道不該做兩份一起吃?」小西反問。
 
「原來如此。」魔族露出佩服的表情。
 
小西出門上課時碰巧聽見鬿雀問夸蛾怎會想要服務人類,腳步不由得停了下來。
 
夸蛾說:「為了開心。」
 
鬿雀回答:「那我可要同情那隻倮蟲了。」
 
小西想,他們大概不好意思直接對他說話吧?還刻意用中文和恰到好處的音量對談,魔族也挺傲嬌的。
 
有機會還是找太師父調查一下夸蛾的習性……過了幾秒,小西湮滅了那個念頭。
 
第一次經驗可不能浪費,名為「夸蛾」的魔族,要像對待人類一樣去理解他,直到自己的極限,這是小西的美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