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0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族觀察日誌-貳 小西篇 (中)


基於這份同理心,他決定幫幫明顯適應不良的同伴……話說唯一適應不良的只有鏡元而已,小西看他根本也是嘴上說不要,身體很誠實,天天和虎爪怪鳥玩成一片,天心五傑裡最常和魔族非人形態相處的就是王鏡元。
 
「嗨,鬿雀大人。」小西特地找了個王鏡元不在的時段和魔族打招呼。
 
「有話要和我說?」白髮黑膚的健美男子從五官到聲音都帶著野性。
 
不知何時五魔族心照不宣有了套潛規則,包括不對別人的吉祥物讀心,否則視同侵犯領地,最早留意到這個跡象的小西和鬿雀說話時總算輕鬆了一點。
 
「如果想讓鏡元放下隔閡更依賴你,變成女孩子如何?我保證他就不會那麼緊張了。」小西知道王鏡元主要提防的是鬿雀的男人化身,怪物形態反而不討厭。
 
順便在腦海中想像魔族性轉版本,不錯,根本是大家的菜。
 
「鏡元在煩惱什麼應該瞞不過你,不是嗎?」小西直言道。
 
鬿雀走到小西面前,居高臨下伸出手似要抓住他的臉,人類青年嘴角掛著微笑,仍是放鬆的站姿。
 
「原本其他倮蟲來打擾我,我會想直接殺掉,是你的話就算了。」鬿雀揉了揉小西的頭髮,這算犯規動作,但大鳥就是故意要惹夸蛾不高興。
 
魔族露出詭異的笑臉道:「我喜歡看王鏡元如履薄冰待在我身邊,總比他蹭著我的腳發情要有趣。」
 
啊,是抖S的貓主人,可以理解,因為小西自己也一樣。
 
「你倒是頗行,認了個魔族當『妹妹』。小人兒,知道夸蛾是什麼樣的怪物嗎?我不用讀心也能明白,從小被眾鬼附身,身心千瘡百孔的你最討厭的就是控制狂。」
 
小西想起一幕情景,夸蛾將各種金屬放在手心融化,徒手捏織出蛛網般細膩的珠寶組件披掛在小西頭上,垂墜曳地,宛若一襲銀河。
 
「從他對創作設計和編織的熱情,可以感覺出夸蛾大概是蜘蛛或蟻獅那種會製作精美陷阱的生物。」小西坦然答道。
 
「他擅長創造栩栩如生的幻覺世界,讓目標在裡面完全迷失,徹底控制獵物。夸蛾的地盤就是一座巨大海市蜃樓。他可以弄昏你帶到地疆,卻讓你以為還在人間,生生世世永無清醒之日。」鬿雀不懷好意地警告。
 
難道你以前吃過人家的虧?怨念還很重的樣子。小西聰明地沒說出口。
 
鬿雀見小西仍是老神在在,打定主意要讓他動搖,魔族於是又說了個祕密。
 
「夸蛾這老傢伙真好意思裝嫩,他明明是我們之中年紀第二大的,只比龍伯小──唔!」一聲巨響,伴隨著牆壁碎片飛濺,鬿雀頭部被一記飛踢狠狠擊中。
 
第一時間翻身躲在沙發後的小西對自己的帥氣動作頗為自豪,好像拍電影一樣。
 
從遠地感應到小西被其他魔族碰觸的夸蛾瞬間移動回到共同據點,紫色眼睛幾乎泛成血紅。
 
「你在說什麼奇怪的話?臭小鳥!」夸蛾向來清亮嬌嫩的嗓音瞬間低了一個八度。
 
「就是說你們平常兄來妹去的噁心互動讓我不舒服,你明明就是隻公的!公的!公的!白色蟲子!」鬿雀也生氣了。
 
正當大戰一觸即發,玄武大叫一聲指著牆壁破洞:「天啊!洞這麼大會不會影響到抗震結構!地震來了怎麼辦?」
 
夸蛾與鬿雀被玄武的叫聲一擾,下一秒龍伯就一手各拎一個道:「灰塵都噴到老夫和玄武特地一起去宜蘭買的在地美食。怕他一個人外帶涼了不好吃,老夫還特地陪同拿食物回來,再鬧就不分你們吃了。
 
「羊肉湯、全口味披薩、手扒雞!謝謝龍伯大人,我要雞翅膀!等等,我先去拿辣椒粉和山葵椒鹽。」小西開心地端起盤子和調味料湊向食物堆。
 
夸蛾臭著臉往破牆一拍,碎片立刻回填破洞,並被液態金屬牢牢黏合,金屬繼續往其他牆面延伸出礦脈般的網狀結構,看起來被飛彈轟個幾下也沒問題。
 
明明指定妹妹的料理,現在卻跟著其他魔族吃外食還那麼高興,人類真是淺薄!夸蛾剛這麼想,小西就將一隻雞翅膀塞到他嘴裡。
 
「幹嘛發呆?我可沒辦法讀你的心。」小西打趣地對夸蛾說。
 
那隻雞翅膀不到一秒就連骨頭一起消失在夸蛾的小嘴裡,小西嘖嘖稱奇。
 
「喂!夸蛾!你把所有雞翅膀都拆走了我們怎麼吃!」鬿雀打開每個紙盒才發現手扒雞的一部分都消失了。
 
夸蛾手上的盤子則堆滿了雞翅小山。
 
「六十隻翅膀有點太多了,我還要吃披薩。」小西也微微蹙眉。
 
「你吃不完的我吃。」
 
「夸蛾……」鬿雀仍不想善罷甘休。
 
「你好歹也有長翅膀,既然不是真的想吃,就不要在翅膀問題上爭執了。」龍伯又把鬿雀壓回去。「看來這些分量不夠吃,晚點我們又要再去買一次了,玄武。」
 
「喔喔!」
 
於是小西與夸蛾遭受質疑的兄妹設定就這樣順延到了晚上。
 
吃得太飽洗完澡就不想動的小西躺在床上畫一件長外套設計圖,眼皮半垂,睡意浮沉。原本小西沒問夸蛾想演弟弟或妹妹,原因是他覺得自己對待弟弟妹妹的態度不會有差別,但夸蛾主動要小西將設計圖改成裙子,他才確認夸蛾就是要扮演傳說中的妹妹。
 
夸蛾穿著一套小西之前做好的浴衣趴在床沿,魔族並沒有時時刻刻黏著小西,卻不會放過觀察他一筆一畫或一針一線的製造過程。
 
「從培根蛋土司以後我就沒有再讀你的心,我討厭鬿雀對你爆雷。」夸蛾揪著枕頭布角,湊近小西說。
 
「我也不在意鬿雀說的話呀!Cosplay好玩的地方就是拋開現實認真扮演不同角色,你幾歲或性別長相都不算構成妨礙。」小西吹開一縷掉到眼睛上的瀏海,「比起賣妹妹設定和屬性廢萌,夸蛾自己的個性更重要。只要你想認真玩,我也會奉陪到底。」
 
「你不怕我嗎?」夸蛾握住人類青年的手腕。
 
「你希望我怕你,我就會怕你。」小西感覺手上的力道緊了一分。對本體無比巨大的魔族來說,這應該算是極端精細的力量控制了。
 
「但我更喜歡看見你開心的樣子,有人可以一起分享興趣,我不在乎對方是魔族還是外星人,這個領域要找到合拍的搭檔真的不容易,乍看好像都喜歡動漫,但派系實在太多,光我們天心五傑喜歡的鋼彈系列就都不一樣。」
 
「儘管你把我當成人類,但其實我不是人類。」
 
小西狡猾地一笑:「你也可以將我當成魔族,雖然我不是魔族。」
 
夸蛾一愣:「這也行?」
 
「不試試怎麼知道?」小西說。「其實我很高興能夠當某人的哥哥,不是真的也沒關係。」
 
「為什麼?」魔族想了想後又補充要求:「我不讀你的心了,但你要說給我聽。」
 
小西歪著頭沉思,夸蛾剛好問起某個他不為人知的心結。說穿了也沒什麼,就是無法不去在意。
 
「我一直到上大學前都被人精心照顧,是那種稍微疏忽就真的會死掉的那種,鏡元和大德還是上任掌門指定的隨身保鑣,連我上廁所都要跟,不然我隨時可能被鬼拐去害死。但也不是只有他倆被我麻煩,連最弱氣的阿鐘遇到我也都習慣當保護者。」
 
小西伸手比了個三道:「但小孩子怎麼可能不嫌煩?於是就發生過他們想喘口氣,我也想證明自己一個人沒問題,下場是我飄在池塘中央被阿鐘他爸發現,差點沒救回來;失蹤五天,最後被老婆婆帶回有光的地方,才發現躺在天心派先人墓石旁邊。還有一次不曉得遇到什麼,醒來全身都是血。當然這些事害大德和鏡元被罰得很慘,我都奇怪他們怎麼沒恨我?」
 
雖然說大人很忙,但讓小孩來照顧小孩本來就不合理,尤其他們還同齡,只是其他四傑好像都習慣了,兩個不夠就再拉人來助陣,最後沒嚇跑的就留下來了,這就是天心五傑的由來。
 
「這種倮蟲在古時候本來就長不大。」夸蛾點頭。
 
「王爺爺提過這是超純正的『巫』的體質,可以被非人憑依,卻沒有驅趕的能力,因為會完全失去自我。古時候巫覡都是一組的,巫負責引鬼,覡負責驅鬼,通常是男女互補。現在很微妙啦!道士也不是覡,都是混合能力在辦事,像我這種體質是宮廷專用,養著以備大型祭典舉行時能百分之百召喚鬼神交流,在現代基本上沒有用武之地了,而且我也沒做『巫』的修行,我才不想變成人偶。」小西略為解釋後聳肩。「總之就算現在我能自保了,他們還是覺得我靠不住。」
 
人類青年末了這樣說:「不過,哥哥這種生物果然還是很帥氣,跟年紀大小也沒關係吧?夸蛾又是為什麼想當妹妹?」
 
「女生的衣服比較好看。」魔族不假思索回答。「還有我不喜歡保護人,我的東西就是我的,才不要分給別人。」
 
「我們沒有撞角色也是幸事一件。」小西一點也不意外夸蛾的回答。「我也有件好奇的事,既然你這麼強大又見多識廣,難道不會覺得這些幻想作品無聊嗎?」
 
出乎意料,魔族回答會幻想的個體很罕見,尤其還能將幻想以作品形式保存下來,光是比較差異性就能帶來樂趣。在魔族存在的世界中,大多時候,幻覺都是作為武器實際用途,眾生則跟著本能習慣生存。
 
夸蛾就是極罕見的那類耽樂幻想的魔族,但他的作品卻沒有觀眾懂得欣賞,最後他打造的世界也只剩下捕食用途。
 
「人間這種程度的文明,地疆從前的裸蟲和一些魔族也做得出類似成果,但他們幾乎不幻想,看見海市蜃樓,如果沒有上當,第一個反應就是『假的』,或許那副景象真實存在,只是位於另一個遙遠得到不了的地方,比如人間。」夸蛾說。
 
「你都幻想什麼?」小西問。
 
「和你給我看的作品有點類似的故事,如果變成那些被我吃掉的獵物會有什麼發展,我想知道更多,反正地疆很冷清,幾百年也遇不到一次活物,打發時間罷了。」
 
「夸蛾想要成為劇中人?」
 
夸蛾就著握住手腕的動作,將小西的手掌貼在臉頰上閉起眼睛。「好溫暖……」
 
「唔,這有點老梗了。」小西僵了一下說。
 
「我應該用真實行動表達嗎?」
 
「不要讓我受傷就好。」
 
「這點接觸面積的確很假,一點都不夠暖。」夸蛾推著小西要他起來,坐到他背後,將他整個上半身圈抱在懷裡。「好了。」
 
「……」好像躺在雲朵裡,夸蛾本身幾乎沒有重量,因此小西倒沒有產生被挾持的不適。
 
「我從孵化起就沒見過同族,雖然可以透過攝食得到獵物的記憶,但我吃了這麼多生物,還是沒見過和我類似的物種出現在其他生物的記憶,大概是生物遇到我的同類後都沒能倖存到被我逮到,又或者我是絕無僅有的孤裔。」夸蛾說。
 
「同種遇見了說不定會打得你死我活,要不然就是強制交配然後吃掉你,一個人也有一個人的好處。」小西往後倒靠著魔族的肩窩這樣勸解。
 
「這倒也是。」夸蛾同意。
 
「你像棉花糖似的,我靠得不紮實,怕把你壓壞,還是不要抱在一起了,再說哪有妹妹這樣抱哥哥?」小西剛說完背後觸感立刻變成血肉之軀。
 
「我現在總算知道,為何委蛇那麼喜歡抱他的倮蟲了。很有趣的手感。」夸蛾發表心得。
 
「我也終於明白,阿鐘的暖暖包用量為何那麼凶了,你們連變身都是冷血動物。」小西感歎完立刻想掙開魔族懷抱,奈何夸蛾抱得很緊,這時候真的很有被蟲族抓住的驚悚感覺。
 
小西直到一個月後才後知後覺發現某個重點,夸蛾雖然說要當妹妹,但實際上他的化身並沒有變成女孩子。
 
真是後生可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