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5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族觀察日誌-貳 小西篇 (下)


夸蛾中午從網路上看見小西的留言,表示他在學校解決了一個小事件,晚上會回家休息,於是專心補完經典動畫作品,等小西回來一起討論。
 
對魔族來說,最難適應的就是人間白駒過隙的時間節奏,對於有趣的事物,夸蛾偏好將動畫用一格一格播放,最後才在腦海中自行組合調整,漫畫也是每頁都能當油畫欣賞,不是魔族反應遲鈍,而是用他們習慣的節奏來說,這算看得非常快了。
 
因此本該在傍晚回到住處的小西遲至晚上十點還未現身,夸蛾並未察覺不對勁,特別是他還沉浸在各式各樣的動漫風格和劇情裡,懶得在意現實。
 
「夸蛾!滾出來拿你的倮蟲!」上空響起一聲怒吼。
 
雪白長髮垂膝的纖細人影不悅地取下耳機走到客廳開門,鬿雀橫抱著一個穿著白襯衫和A字裙的長髮女子,咖啡色長捲髮蓋住女人的臉,一隻手臂無力地垂下。
 
「小西?」夸蛾有點疑惑,這卻不妨礙他立刻搶過小西攬在懷裡。
 
有鬿雀在,自然是不會讓小西溼透,但從他冰冷的皮膚和一身寒氣判斷,夸蛾懷疑小西已經被淋溼過,只是被鬿雀弄乾才帶回來。
 
「鬿雀,解釋清楚。」
 
同樣也是一頭白色短髮的魔族不爽地回瞪。
 
「我在城市上空等食材經過時,意外看見這傢伙從頂樓往下跳,若非我眼力好發現是巫寧西,才懶得管倮蟲跳樓。」鬿雀用下巴比了比昏迷不醒的小西。「被女鬼上身了。」
 
「他怎麼還沒醒?」
 
鬿雀眼神往旁邊飄。「我把那女鬼拍出去時可能不小心大力了點,震到他的魂魄之類?」
 
女鬼附在小西身上後,接著便是梳妝打扮準備重演自殺過程,鬿雀驚險地半空攔截,順手把那隻不長眼的女鬼打得魂飛魄散,結果小西沒恢復意識,夸蛾也沒出現,愈想愈麻煩,只好把人帶回家。
 
「你怎敢動我的人!」夸蛾的毒牙露出來了。
 
「我知道倮蟲體質脆弱已經很收斂了!這小鬼的魂魄比一般人結實許多,睡一覺就會好。」鬿雀話鋒一轉質問夸蛾:「你是怎麼回事?居然沒盯住他?」
 
按照魔族的能力,應該隨時都能掌握目標狀態,連一瞬的異常也瞞不過夸蛾,正如鬿雀先前才碰一下小西,夸蛾立刻察覺並衝過來捍衛領土。
 
「我和他說好不讀心。」夸蛾說。
 
「你不是哄哄人類而已?」鬿雀不敢置信。
 
「真的。感覺這樣比較好玩。」
 
「你下次就等著拿湯匙去和肉醬玩吧!」要不是天心五傑是一串粽子,死了一個對其他人影響巨大,鬿雀何必浪費時間關注巫寧西和夸蛾的情況?
 
「好啦,以後我會注意,沒你的事了。」夸蛾厭煩地說完,一手抬起小西下巴就要親下去。
 
鬿雀眼明手快抓住夸蛾後頸,及時阻止慘劇發生:「你要對他做什麼?」
 
「妹妹的True love’s kiss。」魔族想起昨晚和小西一起觀賞的《冰雪奇緣》。
 
「醒醒吧!你沒有姊姊!」鬿雀忽然發覺OTAKU中毒者很恐怖。
 
「……」夸蛾置若罔聞再度低頭。
 
鬿雀不得不用全力拉住頑固的蟲族。「你趁機想灌什麼到他身上?」
 
還是魔族最了解魔族的手段。
 
「我的氣或印記,是他說我可以把他當魔族看!」夸蛾完全沒有反省的意思。
 
鬿雀閉眼深呼吸,趁夸蛾抱著小西雙手沒空,使勁揍了他的頭。
 
「要是這麼簡單就能將倮蟲完整帶回地疆,我犯得著這麼辛苦嗎?他如果沒被你馬上弄死,就是變成亂七八糟的魔物,連魂魄都沒得玩!我等著看你後悔莫及!哈哈!」鬿雀說完展開雙翼飛入雨中消失不見。
 
夸蛾關上大門,抱著小西來到浴室,衣服也不脫,直接將他放入熱水中,泡了半小時後小西臉色總算恢復紅潤,夸蛾又將他從水裡撈起來,衣著自動恢復乾爽,妝髮非但沒亂,甚至還比原先細緻好看。
 
等小西在床上躺平後,夸蛾坐在床邊凝視著這個渺小的生物。
 
小西的巢穴本來很整齊,因為夸蛾進駐變亂了,小西也由著他去。
 
「總覺得這個時候應該做些什麼……」
 
思考良久,夸蛾拿出小西的手機,喀嚓喀嚓拍了幾張照片,接著繼續補完動畫進度。
 
清晨時分,小西在嚴重頭痛中甦醒了。
 
「這什麼?蜘蛛網?夸蛾你吐絲把我黏在床上喔?」被假髮纏住臉的小西迷迷糊糊抱怨著。
 
夸蛾沒有回他,魔族正用小西的主帳號人物推王,而且控制其他人不准骰裝。
 
「哇!OL套裝,我又被上身了?」小西捏著裙邊,見怪不怪地調侃自己。
 
「你不討厭嗎?」
 
「討厭呀!不過和以前比起來還算好的了,就當不小心被Cosplay沒興趣的人物一次。」青年歎氣,輕車熟路地取下假髮。「這妝好像防水,糟了,肥皂不知道洗不洗得掉?」
 
「以前更糟的是什麼?」魔族忽然連著電腦椅轉了一圈面對小西,交疊兩腿,小巧的下巴枕在手背上。
 
夸蛾不經意擺出了某個經典姿勢,要不要吐槽呢?小西下意識閃過了這道靈光。氣氛好像有點沉重,還是不要好了。
 
阿宅也是會讀空氣的。
 
過往被鬼附身後,小西強忍不適開玩笑,希望減輕夥伴的擔憂,結果他們反而更消沉了,於是小西學會只有被附身這件事不能開玩笑,但他沒想到魔族也會有類似的反應。
 
小西還以為夸蛾搞不好會覺得很有趣,打算和他說說笑把事情帶過了事,看來是沒辦法了。
 
「扣掉生命危險不提,就是遇到變態吧?不管鬼或人都有超可怕的變態,不過那種應該也能說有生命危險。鬼因為靈識混亂崩解,會做出比生前還不可理喻的事,就有個吸毒者的女友死後還一直竊取肉體回去照顧他,而她的男人基本上是腦袋不清楚的性慾怪物,只要是乾淨沒異味的健康身體一律被他當成蹂躪對象,有時候連肉都會被生生咬下來。」小西雙手撐在床鋪上往後仰說。
 
「那時候我才十四歲,大德他們買個飲料轉身我就不見了。還好他們馬上向大人求救,天心派上下用盡手段及時把我救出來,我當然不是第一個受害者,前面黑數還不少,因為其他人不敢報警。
 
「其實不管真魔有沒有出現,我的現實都很恐怖,從小到大總覺得隨時可能Game over。我對魔族沒意見是真的,至少以魔族的格調不會偷偷對我做那些噁心的事。」
 
面對小西誠懇的表情,夸蛾第一次覺得內心某個角落不太舒服,像是被自己的毒刺螫了一下,魔族當然沒有良心這種多餘構造,但偉大的掠食者險些被和低賤的倮蟲變態擺在同一層,這讓夸蛾冒出了美學上的危機感。
 
「以前我十次裡有七八次記得附身過程,而且現在能力提高幾乎都能控制情況,偶爾客串乩身也不會遺漏記憶,但這次又沒印象了,到底發生什麼事?夸蛾,你知道嗎?」小西問。
 
「鬿雀說你跳樓了。」
 
「啊……」小西發出一聲懊惱的低歎。
 
「這麼沒用的哥哥有點不想要了。」夸蛾說。
 
「我忘了現在大家都很忙,不像以前那樣團體行動,最近又累到恍神,以前很低調還好,最近在幽冥界不想要的知名度提高了,連打工都有指名來聯誼的傢伙。」小西抱胸檢討。「還好鬿雀大人出手相助,真是好險吶!」
 
不是小西粗神經,只是習慣了張開眼睛又走過一次生死關頭,快點翻過下一頁轉換心情才不會活得那麼吃力。
 
臉色忽然連降好幾個明度的夸蛾打斷他的感動:「取消不讀心的優惠。」
 
人類青年垮下臉,隱私被剝光的感覺很糟糕,話說回來,夸蛾並沒有迎合他的喜好,一直保持初次見面的人形模樣,只是太漂亮了也很難討厭。
 
小西起身,決定先把女裝換下來。剛解開鈕扣,忽然想起夸蛾還在旁邊。
 
「兄妹設定還要繼續嗎?」如果夸蛾要繼續,小西就不能在他面前換衣服了,這是角色扮演的職業素養(?)。
 
「你想繼續嗎?」魔族反問。
 
「都可以。」夸蛾沒學卡通漫畫裡矯揉造作的女生,除了喊他哥哥還有一些偏依賴性的動作以外,其實互動和發燒友差不多,雖然魔族因外貌美麗被服務人員喊大小姐,小西觀察夸蛾的傾向比起執事喫茶店還是更愛去女僕咖啡廳。也許這樣反而更真實,就像天底下所有戶口名簿上的哥哥都會告訴你一句真心話:實妹一點都不萌。
 
「那就繼續。」
 
小西點頭表示知道了,正要去浴室換衣服,夸蛾拉住他的袖子。
 
「怎麼了?」
 
「你可以偶爾當姊姊嗎?」
 
「……」小西可以理解玩家每條路線都想體驗的貪婪,說真的他又不是攻略對象,但在這邊退縮就輸了。
 
巫寧西有種奇怪的自尊心,像王鏡元那種讓人想玩弄的扭捏反應便是女性向修煉還未夠班的證明,暗中睥睨四傑多年,已然踏入創作領域的自己絕對不能動搖,應該說,不會動搖。
 
「我有更好的提議,你跟我去抗魔聯盟時,我指一個女孩子,你過去叫聲姊姊,保證可以看到貨真價實的可愛大姊姊,搞不好還會有禮物。」
 
「你是說沈韻真。」夸蛾說讀心就讀心。「好吧!我下次試試。」
 
須臾,小西換回睡衣心滿意足地吃著泡麵,夸蛾也分到一碗,魔族看起來對讓人上癮的廉價美味沒意見。
 
「你將來跟我回地疆好嗎?」夸蛾冷不防拋出一個重量級的問題。
 
「如果老了無牽無掛,陪你去探險又有何不可?」小西想了想,爽快回答。
 
他和四傑不同,很早以前就在想很久以後的事,父母在幼時陪他來臺歸化,在臺灣他沒有其他親人,天心派就是他的所有,遲早有一天,小西想獨立就可以獨立,如果沒有這種念想,待在天心派養老也不錯。
 
那是真魔現世前的想法,現下時局詭譎,幾年後會如何都難以預測,況且是幾十年?小西極幼就比別人更專注修行,動機是為了保命,雖無意成仙,但對成家的慾望也很淡,總之絕對不想再生下他這種體質的倒楣小孩。
 
「約好了。」魔族的目光像會刺人。
 
「一言為定。不過我可以問為什麼嗎?」小西嚼著泡麵。
 
「想讓你看看我的作品,我打算試著製作一些真實的東西。」
 
「為什麼不就這樣留下來呢?夸蛾很喜歡人間不是嗎?」
 
「分身和本體的意志是統一的,人間太小不適合我生存,這個分靈體的力量只會消耗,無法增強,而且在人間待久了,沾染的業力一多,比沐霖還容易長成新魔。看在蠪和以儀典邀我們來的道士面子上,其他魔族作何打算我不清楚,但我時機適當就要回去了。」
 
「還有多久?」
 
「和倮蟲壽限相比也不短,三四個世代還混得起,我對你們的結局有點興趣。」
 
「別讓我失望,我就挑戰一下世俗價值觀也未嘗不可。自古以來,勇者總是不能免俗要穿越到異世界,我早就想體驗看看了。」小西托腮望著夸蛾說。
 
「那你不准交女朋友。」
 
「我是說『如果』無牽無掛,如果!隨緣不是放棄治療好不好!」
 
魔族瞇起眼睛考慮後道:「我支持你找個喜歡穿越的女朋友!」
 
小西反應很快。「以為我不知道你打什麼主意?我沒打算傳宗接代,想幼馴染還是省省!」
 
夸蛾暗啐一聲。
 
房間裡的燈亮了整夜,夸蛾總是日夜不休看動漫小說,小西有時賴在床上聊天,兼任夸蛾的顧問小老師,想獨處休息不受打擾則挑四傑不在時的空房間借住。
 
險些送命當天,雖然很想睡,但無論如何也不想一個人待著。小西不喜歡差點被老馬的自己,又因這份慢慢發酵的驚惶瞞不過魔族有些尷尬,心態上他是看開了,但生理性的窒息感卻沒那麼容易解除。
 
「人類真的很脆弱。」夸蛾背對著他說。
 
小西閉著眼睛,正打算任疲累吞沒那些恐怖的空白記憶,一隻冰涼小手握住他的手掌。
 
他的父母和四傑就是這樣將小西從漆黑的夢拉回現實。
 
「魔族的驅邪技術好爛,頭還是好痛。」小西呢喃感想。
 
「那是鬿雀沒本事,我網住那些惡靈吸乾絞碎給你看……哥哥,你在聽嗎?」
 
小西睡著了。
 
握著青年的嬌嫩小手不知何時化為雪白蟲爪,夸蛾有點好奇小西張開眼睛看見是否還能保持冷靜?大概五五波,畢竟巫寧西在心中描繪的夸蛾從來不是人形,但和他的本體還是相去甚遠。
 
夸蛾從不在乎真實,也不認為小西需要接受自己的真實面貌,但他此刻竟冒出一股想讓小西親眼見識噩夢的興奮狂躁,只為從那個倮蟲口中得到噩夢美麗的形容。
 
『我們在人間創造的一切都是帶不走的虛幻之物,哪怕一具人類魂魄都像輕煙似握不住。』鬿雀這麼說,但他還是精心打造天臺花園,累積經驗,尋找各式各樣的攜帶方式。
 
夸蛾沒考慮那麼多,反正最後他一定會得到戰利品,目前至少有兩個魔族都在調查將倮蟲帶回地疆的方法,屆時坐享其成便是。
 
翌日小西醒來已經是下午,錯過半天課,另外半天恐怕只能跟著翹掉。抓抓亂成鳥窩的頭髮,小西直接將棉被拉回頭頂。
 
「哥哥睡飽了嗎?」魔族清脆的嗓音響起。
 
「差不多該起來運動了。」昨晚的跳樓驚魂記讓小西決定繼續提高武力值,看過太師父就知道,拳頭大才是真理。
 
「我有件事想要請問你的意見。」
 
「夸蛾,你不是這麼客氣的個性啊?」
 
已經習慣和夸蛾相處的小西發覺他其實是五魔族裡最粗暴任性的一個,會調劑群體關係又有長者風範的龍伯和恰到好處地耍著鏡元玩的鬿雀反而比較細膩,委蛇則是自制能力超好,無論何時都能怡然自處,至於蠪的採集資料太少,但他養大太師父還召集了四個魔族來人間鎮場,目的都是為了尋找愛人轉世,心機絕對夠深。
 
某種意義上,迅速和小西在ACGN同調的夸蛾實在是一個殘念美人。
 
小西也不怕近在咫尺的夸蛾讀心,魔族大概會把粗暴任性當成讚美詞,再說他只是客觀分析。儘管這麼認為,巫寧西還是在OS裡加註了這段宛若解釋般的想法。
 
「關於你昨天差點死掉的事件要告訴同樣住這裡的倮蟲和天心派嗎?」魔族眉毛抬也不抬喝著馬克杯裡的咖啡,如雪絲般的長髮披垂,十分纖弱虛幻。
 
「呃……」小西在棉被下作毛毛蟲狀,顯示狀態為非常不想。
 
「幫你的話我有什麼好處?」
 
「以不違反善良風俗為前提,你開個條件。」小西很不喜歡和魔族交易,根據他的旁觀經驗,人類方基本上只有吃虧的分。
 
「一星期早餐,你親手做給我吃。」
 
「沒問題。」合理得出乎小西意料,果真像可愛妹妹對哥哥撒嬌的條件,天要下紅雨了?
 
然後……他發現高興得太早。
 
「但鬿雀那邊,說不定他會當成一樁趣事去向王鏡元邀功,要我幫你讓鬿雀閉嘴也不是不行,我有鬿雀的把柄。代價嘛,稍稍提高一點也不為過吧?畢竟那傢伙亦是魔族。」夸蛾露出兩枚尖尖彎彎的毒牙,笑得很可愛。
 
「加碼是多少?」小西摀住臉。
 
他就知道前面那個條件是開來逗人的。
 
「三年早餐或宵夜,我有興趣的料理你也要看食譜做給我吃。」
 
「……好。」小西不希望同伴再煩惱他的事,之後有魔族盯著和自己時刻小心,不會再重蹈覆轍。
 
「太好了,期待哥哥的手藝,小西手這麼巧,做菜一定很美味。」
 
小西怎麼看都覺得夸蛾笑容裡透出扭曲的報復氣息,就說不要隨便讀心對大家都好。
 
「你對角色設定有哪裡不滿嗎?」他問。
 
「我是『哥哥包辦所有家事』派。」夸蛾嚴正宣告陣營。
 
「《庫洛魔法使》不是這樣用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