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3

    累積人氣

  • 26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處刑者 Chapter.11 吞噬之屋


奧古斯都‧蘭德爾九歲,父親剛剛去世,親戚偽造借據和律師聯手搶奪蘭德爾家的遺產,最後男孩身邊只剩下水菇街一棟老房子和舊家具,幾乎沒有銀行存款。
 
在生活變成一團糾纏不清的問題前,奧古斯都只是有錢人家的任性小孩,他討厭被迫理解現實的殘酷麻煩。
 
街上流浪的乞丐可能會抗議奧古斯都還有房子可住,誰知他在那棟會漏水的老房子裡過著三餐不繼沒錢買煤炭的飢寒生活。蘭德爾家再怎麼落魄好歹也是末階貴族,他不能真的去向人要飯,那會讓他的名字成為笑柄,日後再也不能翻身。
 
奧古斯都繼承父親地位成為一名紳士,卻沒有任何實質好處,頂多只在孤兒收容所的人過來想帶走他時可以喝退大人們少管閒事而已。
 
這很矛盾,他擁有成人的部分特權,被允許獨自出入許多地方,卻毫無成人的能力和人脈,也沒客戶上門找他辦事,只能像蜘蛛一樣躲在破房子裡黯淡徘徊。
 
紳士頭銜最終讓奧古斯都變成慈善機構與警察都能名正言順遺忘這個小麻煩的理由,反正那個頑劣小鬼也不領情。
 
即使年紀小小的奧古斯都也知道,只要他有錢,認識願意幫助自己的好心人,想辦法接受良好教育,將來就有機會拿回失去的東西。
 
但自從父親死後,沒有一個故舊上門來照顧遺孤,好像他們都跟著死者的靈魂一起蒸發了,奧古斯都就從那時起變成無神論者。
 
奧古斯都學著報童在大街小巷走動,接點幫人跑腿送信的活兒,這些收入幾乎不能讓他活下去,所以他也常常在公園裡發呆,撿些搬得動的樹枝回家點火,木柴雖然比煤炭便宜,但他舉不動斧頭劈柴。
 
路燈下聚集一群飛蛾,不知何時入夜,在他餓得癱在長椅上動彈不得時,一個精神矍鑠的老人在他身邊坐下,向男孩自我介紹他是蘭德爾家的老朋友。
 
奧古斯都鬆了口氣,又立刻警戒起來,老人露出又尖又長的泛黃牙齒。
 
「哇喔,你可真是『老』朋友了。」反正跑不掉,男孩只能冷靜地盯著吸血鬼看。
 
才剛認為世界上沒有神明存在,命運就送了一份大大的嘲笑過來。
 
「我在深淵降臨前就已經活了很久,小朋友,我和你的祖先有過約定,照看他的後代子孫,所以我讓蘭德爾家成為新貴族,作為紳士有時方便對我提供服務。」身上散發出野獸氣息的老人說。
 
「我可以單純給錢養大你,或你願意提供我需要的服務,而我額外訓練你一些謀生技藝,選擇權在你,孩子。」
 
年幼的奧古斯都想了一會兒,貌似吸血鬼沒比那些等著他死掉再搶走遺產的大人討厭,也沒有飢餓寒冷要可怕。
 
「如果你吸我的血,我難道不會變成你的奴隸或同類嗎?」
 
「我不會直接碰觸你的肌膚,小朋友,只是你得忍受針筒,而且我對同類沒什麼好感,奴隸也夠用了。」
 
奧古斯都不知怎地也不怕,他第一個念頭反而是,老人想要健康男孩的鮮血,就得餵飽他,不能讓他生病。
 
「成交。」
 
※※※
 
四月中旬連日冰冷春雨,老房子的氣氛還停在冬天。
 
奧古斯都毫無胃口,不顧邦妮管家的叨念,逕自用熱奶茶代替正餐,縮在火爐前發呆。
 
『你有個緊急任務,再不出門會錯失先機。提醒你,這次任務如果不想死就找個同伴一起。』
 
一陣輕微的刺痛消褪後,奧古斯都聽見幽靈之聲又開始嘮叨了。
 
他拿起邦妮管家熨燙好的襯衫換上,伸了個大懶腰感受運動不足稍嫌緊繃的肌肉,暗忖過去幽靈之聲對他罕有不適影響,難道這是惡化徵兆?
 
「我累了,懶得陪你胡扯。」就算他這位幻想的朋友會透視眼又如何?說不定是自己還沒開發的潛在超能力。
 
幹到處刑者這個位置也算是奇貨可居,通常處刑者主動報到後才承接新任務,工作態度也是評選標準之一,狀態不好時自動休個假實屬正常,只有少數例外是像雷克斯男爵那樣親自上門,或同行因故移交任務。
 
奧古斯都就這樣無所事事混到傍晚,郵差上門交給他一大包牛皮紙袋,奧古斯都回到椅子上打開發現是任務指令和參考資料。
 
生平第一次黑色紳士聯盟的任務不是要他去暗殺某個人,而是調查教堂路上的某棟宅邸?最讓他不爽的是,新任務的預言還真讓幽靈之聲說中了。
 
和邦妮報備他不回來用餐,奧古斯都滿心不願撐傘出門,先是到組織的秘密據點暗蹄咖啡館找木偶女老闆詢問情報,遇到前來打發時間的毒藥伯爵查士丁尼,喝了杯讓人直冒冷汗的錫蘭紅茶,接著又在路上偶遇站在屋簷下避雨的尼德蘭驗屍官。
 
「親愛的朋友,看得出你還沒吃晚飯,轉角的牛排館聽說很不賴,不如我們一起去試試,好嗎?」奧古斯都笑嘻嘻地舉高黑傘,可惜動作有些笨拙,本想替驗屍官遮雨的善意變成將雨水灑得他滿頭滿臉。
 
這混蛋又來了──驗屍官在心裡怒吼。近來他已經完全無法在處刑者面前維持風度,奧古斯都的臉總是不斷提醒他那件羞人的……可恥的……
 
「憑什麼我要陪你去吃飯!」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高瘦的法國男子啞口無言。
 
驗屍官忽然想起纏繞在蘭德爾家的詭異定律,奧古斯都曾經拯救了兩名女性,她們則自願擔任他的管家與女僕,倘若處刑者心血來潮覺得還少了個男僕,難保尼德蘭身上不會多出令人喪失心智的詛咒之類。
 
退而求其次,就像東方人說的「業障」,奧古斯都不會沒事找他聚餐,肯定有求於人,能用其他方法還掉這筆業障最好不過。
 
餐廳侍者為略顯狼狽的驗屍官送上熱毛巾,奧古斯都這一整天都沒吃過像樣的食物,感到飢腸轆轆,逕自點了份全餐。
 
「尼德蘭,最近巴黎市有啥新消息?最好是跟鬼屋怪談有關。」
 
「你又在計畫什麼陰謀?」驗屍官將依然潮溼的短髮抹到額後,皺著眉頭瞪他。
 
「我和你一樣領人薪水,哪有那個閒工夫計劃陰謀?是工──作啦!這次你來當我的助手吧!」
 
「啥?」
 
「才三十二歲你就已經重聽了嗎?」奧古斯都一臉同情。
 
「去你的!我可沒接到組織要我跟你合作的指令。」驗屍官了無食慾,只點了一杯熱咖啡。
 
「就當這是私人委託囉!我接到一份有點棘手的任務。」
 
「哼,竟然也有你殺不了的人嗎?」
 
「就是因為不用殺人我才煩惱,或許關於這次的任務你可以給些不錯的建議,我的朋友。」
 
「少學李小龍說話!」
 
熱咖啡和前菜同時送到,看著處刑者大快朵頤的樣子,驗屍官很想搶過刀叉,在奧古斯都臉上示範他的解剖專業。
 
忍耐,為了避免遭到詛咒攻擊,以及終止處刑者的人情勒索,答應他的要求,說不定還能看奧古斯都在棘手任務中出錯的醜態。新諮商師鼓勵尼德蘭盡量保持正面思考。
 
喝下半杯咖啡,驗屍官終於勉為其難表態同意:「說來聽聽。」
 
「你對教堂街上的白色房子知道多少?」
 
「你是指深淵物種研究學會的舊址?那棟房子是新巴黎市第一批建築之一,最早是租給市區高中當女子宿舍,後來輾轉租給不同組織使用,屋主在日本生活,最後承租的組織就是我前面說的深淵物種研究協會,說白了是有錢人蒐集怪物標本炫耀的聚會處。」驗屍官語帶不屑。
 
「你怎會知道這麼多?」奧古斯都被勾起興趣了。
 
「你最近都活在平行世界?」
 
「還好啦!埋頭做了兩件任務,之後天氣溼冷懶得出門。」
 
「你打聽的那棟房子自從深淵物種研究學會的人匆匆離開後荒廢了五年,屋主也沒整理學會物品,就那樣擱置著,大概是裡面還封藏著怪物標本,被一些好事者當成冒險試膽的鬼屋。」驗屍官喝完咖啡,吐了口熱氣,看上去總算不那麼像蒼白屍體。
 
「然後呢?」
 
「歷年陸陸續續傳出有人在裡面失蹤的謠言,但警察進去地毯式搜索卻找不到人,因此那裡又被稱為『吞噬之屋』,算是新巴黎的都市傳說。真正讓吞噬之屋變成新聞的是一個月前市長和地主談成買賣,由市府收購白屋後打算拆除改建為醫院,結果勘查人員走進大門後集體失蹤,前往調查的警力也一去不回,不得不緊急封鎖周邊現場。」
 
「這些我都知道了。」奧古斯都優雅地用餐巾擦著嘴角的醬汁,準備朝甜點進攻。
 
「那你還問我?」驗屍官額角冒出青筋。
 
「我想聽聽旁人對事件的客觀描述。」纖細青年從外套口袋中拿出一疊照片遞給驗屍官。
 
驗屍官翻開照片背面,每張照片背後皆記錄著不同人物進入吞噬之屋以及被判定失蹤的時間。
 
「目前黑色紳士聯盟總共派出專門調查員八名,約聘的著名靈能力者和偵探更是多達十五人,這些勇敢的專業人士進入吞噬之屋後音訊全無,組織禁不起更多犧牲,在案件轉交給總部前孤注一擲派我去看看人到底消失去了哪兒。」甜點是柳丁奶酪,奧古斯都小口挖著吃,舉起湯匙對驗屍官說。
 
吞噬之屋怪談鬧得滿城風雨,沒想到短短一個月內居然賠進那麼多人馬,但這些還沒有奧古斯都帶來的新工作讓人驚訝,處刑者居然被選中當最新一隻白老鼠?
 
「照理說處刑者不可能被派去狀況不明的現場。」
 
「查士丁尼伯爵私下給了我情報,新巴黎分部主任有個十九歲姪子非常想要成為處刑者,見習成績也不錯。」
 
「荒謬!你不是我們這裡戰績最好年紀最輕的處刑者嗎?」
 
驗屍官看見奧古斯都嘴角明顯上揚,驚覺自己居然疑似讚美了死敵。
 
「別、別誤會了,我只是陳述事實,新巴黎的處刑者還不就五個而已!反正私人恩怨是一回事,職業上我可不想和走後門的菜鳥合作。」驗屍官哼了一聲整理領帶掩飾尷尬。
 
好歹奧古斯都從十六歲開始擔任處刑者就一鳴驚人,十九歲的實習生再年輕都差了一截,還有個不惜因私害公的主任,讓這對叔姪進到新巴黎分部只會是一場災難。
 
如果連奧古斯都都被派去接吞噬之屋的燙手山芋,經常和他搭檔的尼德蘭處境岌岌可危。
 
「雖然聽從貴族指令是紳士的義務,但我也不想這麼早就退休。」處刑者的退休意味著心跳停止。奧古斯都放下杯子起身結帳。「吃飽了,今晚來我家吧!哪怕吞噬之屋目前內部情況不明,組織給我相當詳盡的建築物歷史紀錄,後天開始行動。」
 
兩人走出餐廳門口,驗屍官忽然一把抓住處刑者手腕勸道:「你別為了蘇菲亞的事變得喜歡找死了。」
 
「哈!你最近連續劇看太多嗎?」
 
驗屍官本著醫學知識觀察奧古斯都,評定他狀態不佳。
 
獵人給奧古斯都的重創剛痊癒,他就跑去接了兩樁暗殺任務,完成工作後又因狀態不佳縮在家裡,尼德蘭原本以為這個人沒血沒淚,偶然在街上遇到邦妮管家,聽她抱怨主人的頹廢態度,他才勉強相信奧古斯都還陷在少女死去的影響中,只是從猛烈的哀痛轉為慢性侵蝕。
 
四個月了,連尼德蘭自己都經歷過被蛾人襲擊的生死關頭,也許是死裡逃生的刺激,他反而沒有預期中走不出蘇菲亞的死亡,那種漆黑黏稠的情緒尼德蘭再清楚不過,只是不相信處刑者會像正常人一樣陷入低潮。
 
哪怕知道奧古斯都將蘇菲亞看得比尼德蘭想像中還重要,尼德蘭依然覺得他完全活該,更不會勸他往前看,尼德蘭太了解這個人,混蛋奧古斯都就算低潮也要拖人下水。
 
「組織不能容許兩種人:能力不足和洩密,你是哪邊?」奧古斯都昂首揶揄道。
 
「你說什麼?」驗屍官當下又被激怒。
 
「我的意思是,現在新巴黎分部有人正積極地想將你我打成不適任者。」
 
奧古斯都朝餐廳內側了下頭,尼德蘭立刻意會有人正監視他們。
 
「陷害你就算了,關我何事?」他不客氣地說完,右手還是下意識摸了摸口袋裡的解剖刀。
 
「因為我們是生死至交囉!」處刑者露出陰險的微笑。
 
「夠了!」他在羅德鎮救了奧古斯都是基於人道主義,更不齒學對方將救命之恩掛在嘴邊索討好處,這小子還真的假裝沒這回事!自從遭恐怖心理師費蘭滲透多年的事情曝露,尼德蘭目前在組織內部信用等於是負數,若能越級建立大功,不失為補救的好方法。
 
奧古斯都帶著尼德蘭轉進暗巷。
 
「你不是要回家嗎?」尼德蘭問。
 
「花個半小時不礙事,得先把老鼠處理乾淨才行。」奧古斯都揚揚手掌,一張從桌面下撕來的紙型竊聽器被他丟在地上用手杖戳了個洞。「監視處刑者視為針對組織的嚴重間諜行為,我有權拷問可疑人物,但今夜趕時間,等等先將人丟到你的地窖放個幾天再說。」
 
「你這惡魔。」驗屍官的地下室今天才剛放滿奇形怪狀的屍體,這一點跟組織人手不足無法移交案件也有些關係,奧古斯都絕不會放過展示蛋糕的機會。
 
和奧古斯都一起進入吞噬之屋已然變成勢在必行的冒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