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39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處刑者 Chapter.16 獅子與白鴿 (下)

 
被溫暖又迷幻的空氣包圍,尼德蘭彷彿身在夢中,以為自己終於解脫了,低頭一看,腳上卻染滿鮮血,那一夜他解剖父母遺體沾上的血。
 
腳趾愈來愈長,腿部卻變得比手指還細,他化成了一隻鳥,還平心靜氣接受了這樣的變化,尼德蘭試著搧搧翅膀,結果飛不起來。
 
一隻白鴿在沙灘上繞圈踱步,腳上沒有傷口,爪印卻帶著血痕。
 
不遠處的沙灘上正長出一叢植物,白鴿好奇地走過去,留下兩排細小的紅色腳印。
 
那是一叢枝葉為黃金質地的蔓性植物,近乎黑色的蓓蕾一朵接一朵打開,卻變成天藍色的重瓣薔薇,薔薇長到半人高時,荊棘找不到攀附對象,開始往四周蔓延。
 
不知為何,尼德蘭對那抹金與藍的顏色感到異常熟悉,那叢花彷彿是某個人的化身。
 
剎然間,龐然大物踏碎薔薇,尼德蘭聞到強烈芬芳與鹹水混合的味道,再度抬頭,一頭神異又沉靜的黑色雄獅正看著他。
 
鴿子生氣地瞪著踩碎花朵的黑獅,彷彿牠踐踏了一個少女的心,但黑色獅子卻讓荊棘纏住了,儘管如此,黑獅卻蠻橫地前進,尖刺刺穿毛皮,在這頭野獸身上割出一道道傷口,並將牠死死纏繞。
 
黑色獅子停下來像是思考,牠發現面前有隻不會飛的鳥,甚至傻到不逃。
 
牠發出怒吼聲,白鴿依舊愣愣站在原地。
 
就這樣,兩個生物不知僵持多久,白鴿忽然順著荊棘跳上黑獅,腳爪染紅荊棘,沾上血液的荊棘紛紛枯萎,黑色獅子再度奮力掙扎,這次總算掙脫花叢。
 
黑獅步步接近,有如觀察白鴿何時才要逃跑,琥珀色眼睛散發饑餓憤怒的光芒,小小的白鴿仍然昂首瞪向巨獸。
 
黑獅露出牙齒小聲咆哮,末了,牠低頭用鼻子頂了頂白鴿。
 
白鴿被獅子頂得身體一歪,不高興地拍了拍翅膀,這才慢條斯理地在灑滿珠寶的沙灘上漫步,黑獅跟在白鴿後頭,直到白鴿在一塊沉重的漂流木旁停下來,獅子用力推開漂流木,以厚實的腳爪不斷扒抓溼沙,直到爪下露出一顆褐色種子。
 
獅子明亮的黃眼睛驀然流出一滴淚水,濺在種子上,外殼「啵」一聲裂開抽出嫩芽。
 
嫩芽瘋狂分裂,彷彿巨大的碧綠噴泉,一眨眼便吞沒了獅子與白鴿。
 
尼德蘭重重吸了口氣,從那滿是植物莖葉的噩夢中醒來,下意識摸著脖子,他嘶了聲,奧古斯都咬出的傷口雖然很痛,但已經開始止血了。
 
躺在他身邊的青年不知何時恢復若有似無的呼吸,胸口散發熱氣,只是四肢仍然冰冷。
 
「奧古斯都!奧古斯都!快醒醒!皇冠海岸的寶物都不見了!」尼德蘭搖晃他的肩膀。
 
奧古斯都呻吟著張開眼睛,五官皺成一團嚴重頭痛,尼德蘭還得扶著他坐起才能看清四周,珠光寶氣的妖精海灘消失了,岸邊只剩下單調的細沙與鵝卵石。
 
處刑者瑟縮了一下,低頭看著一片血紅的大腿。
 
「尼德蘭,你開槍打我?」
 
「你不記得了?」
 
「記得什麼?」
 
「你咬我脖子!我還以為你變成吸血鬼了,你是吸血鬼嗎?」尼德蘭怒聲質問,轉頭展示頸側的犯罪證據。
 
奧古斯都抓抓頭髮,舔了舔嘴唇嘗到血腥味,立刻用袖子擦嘴。
 
「好像有點印象,我只記得好餓,又看到烤雞之類的食物……之後怎麼樣了?」
 
尼德蘭見他又恢復沒心沒肺的模樣,氣得咬牙,他被咬掉一小塊肉,結果奧古斯都不但奇蹟地活了過來,精神還變好了,這傢伙該不會真的變成食人怪物?
 
「做了個古怪的夢,你跟我都變成動物,沒找到寶物,只挖出一顆不知是什麼植物的種子。」尼德蘭鬆開奧古斯都,掏出繃帶為自已包紮,結果他堅持不到五秒又搖搖晃晃地倒回地面。
 
奧古斯都眼睛張得大大的,璀璨多彩的天空上沒有海鳥也沒有昆蟲,徒剩一片美麗的死寂,他小聲說:「我好像也做了相同的夢。」
 
尼德蘭無言良久,拿出解剖刀割下一截褲管開始製造止血帶,子彈俐落地穿過肌肉,沒傷到股動脈,令人訝異的是出血量相當稀少,或許和異界影響有關,痛覺卻沒得打折,這一點尼德蘭自己最為清楚。
 
「我的父母死於無名瘟疫,卻在一天後又站了起來。」尼德蘭用力替奧古斯都的大腿紮緊止血帶。
 
尼德蘭用手臂繞過奧古斯都腋下扶抱他起身,感覺到手掌下的身軀正傳來微弱但穩定的心跳,繼續說下去:「那一天,我他媽的嚇壞了,只好把他們切碎……切碎……切碎!碎到他們沒辦法抓住我,啃我的肉。滿地都是濃稠的血液,連我的腳都染紅了。見鬼的是,我還是沒受到任何感染。」
 
處刑者無力地垂著頭,尼德蘭無法看見他的表情。
 
「妖精樂園大概不會有活屍這種東西,要說也是有意識的活死人。啊……好想打911,我為何要救你這混蛋……」驗屍官喃喃道。
 
「尼……德蘭……」黑髮青年發出垂死般的沙啞聲音。
 
「幹嘛?」他還在煩惱妖精寶物的考驗結果,現在到底算誰贏?
 
「腳痛,揹我。」
 
「去死。」
 
※※※
 
兩人在沙灘上走了一陣子,與其說互相扶持,更接近你推我擠,不時痛得打顫,終於發現皇冠海岸的入口地標漂流木堆,鬼火妖精依然蹲在地上堆著石頭。
 
「喂!」尼德蘭大叫一聲。
 
灰色怪童模樣的鬼火妖精懶懶地抬起臉。
 
「妖精王的考驗到底怎麼樣了?」奧古斯都又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尼德蘭只好替他發問。
 
「這個嘛……沒想到你們都活著回來了,以前到皇冠海岸的人全部一去不回。」鬼火妖精笑得人畜無害。
 
把妖精王的考驗說得像中樂透的天大好處,結果根本是跳火坑?那隻大蛾公主因為喜歡他才推薦他們去參加挑戰,她是虐待狂嗎?
 
察覺到尼德蘭明顯的輕蔑態度,鬼火妖精撇撇嘴:「你們連外表也沒變得像王,要我怎麼決定嘛!我看只能到『百舌之庭』拜託其他長老鑑定了。」
 
「我真的餓了。」黑髮青年趴在驗屍官肩膀上,露出一雙死寂的眼睛。
 
鬼火妖精不自覺顫了顫。
 
尼德蘭希望只是錯覺,但奧古斯都的指甲似乎變尖了。
 
「你自己說這兒的食物不能吃,會回不去現實世界。」
 
「我不管!」
 
「你的堅持就不能有始有終嗎?」尼德蘭悶悶的回應。
 
「叫他們拿吃的上來。」奧古斯都說。
 
「好好好,小事一樁。我會叫人準備餐點。」鬼火妖精討好地攤著手。
 
看來尼德蘭和奧古斯都從皇冠海岸內返回也是件神祕且值得忌憚的現象。
 
「鳶尾花怎麼辦?」奧古斯都想起那個魔法師的亡靈還在矽化林中罰站。
 
「我氣還沒消,讓那個死老頭繼續反省,這是他的報應。」
 
「生到你這個子孫還真是惡有惡報。」尼德蘭萬分同意。
 
鬼火妖精領著他們在密林中穿梭,沿途不時可見到葉隙或石頭縫裡探出奇形怪狀的面孔觀察他們。
 
像人眼山羊那樣的大型攻擊性怪物應屬少數,羅辛安則是剛剛變化還不著要領的新住民,大部分妖精看起來還是比人類小,膽子也不大,前兩天罕有遇到其他怪物的情況,恐怕有些小型怪物也躲著奧古斯都和尼德蘭。
 
雜亂無章的密林漸漸分出一條鋪著石片的青苔小徑,奧古斯都踢掉鞋子,赤腳走這樣的路不用說較為舒服,從他步履蹣跚的樣子來看,只要能減輕一點負擔都是好的,尼德蘭遲疑片刻也將皮鞋拎在手中。
 
鬼火妖精帶領兩人來到一處熱鬧廢墟,裡頭聚集來大概一百多名各式各樣的妖精,和鬼火的外型相比又更加雜亂無章,還有穿和服與裹草蓆的奇特生物,有些妖精具備大略人形,其他則乾脆以動物或物品的形式出現了。
 
這些妖精唯一的共通點是比沿途經過的森林怪物要聰明且野心勃勃,體積也要大些,令處刑者和驗屍官聯想到熟悉的暗蹄咖啡館氛圍,這群虎視眈眈的妖精裡說不定就有過去失蹤的同事。
 
廢墟中最引人注目的一處是由各種建築物殘骸與玻璃築成的溫室,牆上掛著一條條人類舌頭。
 
「原來這就是百舌之庭的由來。」奧古斯都說。
 
尼德蘭則觀察起這些人類遺骸,不知妖精如何保存,舌頭看起來還相當新鮮。
 
「食物馬上來了。」鬼火妖精說完席地而坐。
 
溫室裡沒有桌椅,青苔與磁磚觸感倒也不壞,須臾一盤盤蔬果烤魚端了出來,送上菜餚的妖精也跟著坐在溫室裡,八成便是鬼火妖精口中的長老群。
 
「請用,人類的外來者。」一個羊頭猴身的怪物說。
 
奧古斯都拿起一尾烤魚,朝眾妖精點頭致意後不疾不徐地啃食著,尼德蘭見他吃了,不願落於人後,於是壯膽嘗試看起來較安全的水果。
 
奧古斯都悶頭吃喝,尼德蘭也不想說話,妖精聊著各自的話題,卻明目張膽的觀察兩人,妖精們大多用著中文和英文溝通,形成一幅怪異又和諧的畫面,尼德蘭彷彿在看著中世紀的幻想畫似。
 
「妖精王的結果?」奧古斯都問。
 
「你這不是明知故問嗎?蘭德爾先生聽得懂我們說的話。」鬼火妖精奇道。
 
「我幫尼德蘭笨蛋問的。」
 
「奧古斯都你這混蛋!我好歹懂英語。」其實那些妖精口音太重了,尼德蘭還真沒多少把握理解清楚。
 
「講中文那一派希望我跟你再決鬥一次,英文派的想法則是傾向開會投票決定。怎麼辦?我已經覺得很煩了。」奧古斯都拿起像小蕃茄的水果塞進嘴裡。
 
「我哪知道!」尼德蘭惱怒的說。
 
「如果我們真的希望兩位靠決鬥分出真正的勝負呢?」鬼火妖精此言一出,所有妖精噤聲看著兩名人類。
 
奧古斯都望著灰色皮膚的怪童,鬼火眨著紫紅色眼睛,似乎有些不安地撫摸著腳趾頭。
 
「蘭德爾先生為何要用這麼耐人尋味的眼神看我呢?」
 
「我在猜你的心理年齡幾歲。」奧古斯都乾脆地說,「當我聽到之前皇冠海岸的挑戰者有去無回時,就懷疑你是這群妖精裡力量最強的個體了,『鬼火』。既然如此,不進入皇冠海灘也可以,你何不乾脆統治他們就好?」
 
倘若尼德蘭之前看不出這個小鬼強在哪裡,現在也有感覺了,鬼火妖精一開口,那些虛假的爭辯瞬間安靜。
 
「我是自由的小孩子,不想管大人的噁心政治。」
 
「……我也不想。」
 
「我的力量是比較突出,但還沒有突出到可以當王的程度,只是這些傢伙和我打起來很可能兩敗俱傷,我跟他們約好看守皇冠海岸,放我們同意的候選人進去挑戰。」鬼火聳聳肩說。
 
「所以『妖精王的寶物』不是你們預先放置的某樣東西,而是連你們也無法碰觸的寶貝對嗎?」尼德蘭也反應過來了。
 
「請兩位先回答關於決鬥的問題。」
 
「我的答案是不決鬥,因為沒這個必要。」奧古斯都說。「既然你們認為決鬥或投票可以在我跟尼德蘭之間選出妖精王,反過來說,就是我和尼德蘭都有擔任妖精王的資格,那麼我直接和他協商還比較划算。」
 
「奧古斯都你在說什麼瘋話?我是妖精王?」尼德蘭看著一身狼狽的自己,手腳都受傷的奧古斯都狀態又更糟糕了。
 
「莫非蘭德爾先生對證明力量自信不足?看起來你傷也得不輕。」鬼火妖精貌似天真的說。
 
「我現在還是有自信隨時都能殺掉尼德蘭,別的不說,光是他的心軟就可以自殺一百次。但這對我有何好處?」奧古斯都嗤笑。「不過現在我隱隱約約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怪物,只能說,如果你們堅持要我跟他決鬥,我幹掉尼德蘭以後恐怕不會停手,造成多少傷亡就不是我能確定的事了。」
 
處刑者大言不慚的發言在眾妖精中掀起新一輪的騷動。
 
「我低估了你的自信,你竟然向我們所有人挑釁,請問你這麼說有何根據呢?」鬼火妖精繼續問。
 
「你們的恐懼讓我生出信心了,看來我現在這具傷痕累累的人類身體反而像是安全保險之類,難道我有猜錯嗎?」
 
尼德蘭恨不得把他的嘴縫起來,好幾個妖精已經變臉露出猙獰爪牙,連鬼火妖精也不笑了,衝突一觸即發。
 
這時七隻蝴蝶翩然落在奧古斯都髮梢肩膀上,妖精長老們露出忌憚的神色。
 
奧古斯都甩了甩頭,蝶群被他驚起,分散開來化為七個五顏六色的蟲面女子,謙卑地跪在奧古斯都身畔。
 
「奧古斯都,這是怎麼回事?」尼德蘭指著他無中生有的親衛隊。
 
「這些蝴蝶跟我沒關係。」奧古斯都莫名奇妙的說。
 
「是您將我們從繭裡拯救出來,保護您是我們的義務。」蟲面女子齊聲道。
 
奧古斯都昂首回想,搔了搔臉頰問:「妳們莫非是教師狂熱者的受害人嗎?」
 
蟲面女子們點頭。
 
這時一名長髮少女走進了百舌之庭的對峙現場,除了一雙又大又黑的眼睛,無論是毛髮肌膚或者服裝皆是一片雪白,少女走動時灑落鱗粉光芒,輕盈如霧的衣裙隨她的動作飄逸。
 
「公主殿下。」鬼火妖精領著其他怪物朝純白少女行禮,尼德蘭僵立原地動彈不得,蛾公主的臉孔被一對寬大的羽毛狀觸角遮住,有如蒙著一張白色面紗,精緻手腳與柔軟的腰身仍然讓人感覺她相當美麗。
 
鬼火妖精走到蛾公主身邊,作勢傾聽後代傳:「公主殿下曾在外界徵用這些女子的肉體,為了彌補她們失去的生命,公主殿下帶她們的靈魂回來吾輩的樂園,為難蝴蝶們就是與公主殿下作對。」
 
妖精們又是一陣竊竊私語,不過尖銳的怒氣已轉為抱怨牢騷。
 
「公主殿下不希望未來的王夫因故犧牲。」鬼火妖精一臉曖昧地看著尼德蘭說,等於承認了尼德蘭的正式地位。
 
「恭喜你,尼德蘭,只要你能用妖精王的力量將我平安送回現實,我會誠心誠意祝福你的新事業和美好家庭~」奧古斯都過於燦爛的笑顏讓驗屍官無比心寒。
 
尼德蘭牙一咬直接在奧古斯都面前單膝下跪,處刑者的笑容凝固了,驗屍官帶著報復的快感大聲宣布:「我尼德蘭‧法蘭德斯在此宣誓臣服這個男人,他比較適合當妖精王。」
 
鬼火妖精發出嗆咳聲。
 
奧古斯都立刻想攙起他,尼德蘭堅持不受,奧古斯都只好蹲得比他還低,此舉牽動大腿傷口,處刑者忍住悶哼聲,避開蛾公主的灼灼視線與驗屍官低聲談判。
 
「真想決鬥嗎?乖乖接受命運給你的大禮,順便幫個老朋友。」否則我就宰掉你。
 
「休想一個人脫身,老子才不要當什麼王夫!」要死大家一起死。
 
明明是互相禪讓的舉動,卻真有幾分要決鬥的感覺,真是耐人尋味。鬼火妖精搔搔鼻子想著。
 
「這下子傷腦筋了,公主殿下的幸福是我們最大的心願呀!」
 
「我是不婚主義者,而且在下不願奪人所好。」奧古斯都左手伸向蛾公主,右手伸向尼德蘭,然後莊嚴地合掌。
 
尼德蘭忽然很後悔他沒轟爛這小子的腦袋。
 
鬼火妖精忽然飄起,繞著兩人飛了一圈唱道:「你們可以合而為一,變成更強大的怪物,擁有王的威儀和公主的愛情──」
 
「去死吧!」奧古斯都和尼德蘭異口同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