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5

    累積人氣

  • 28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處刑者 Chapter.17 百舌之庭 (上)


其他妖精感受到處刑者非比尋常的殺意,沒再出現任何反對意見。
 
「唔,這還差不多。」奧古斯都坐下來繼續喝果汁。
 
蛾公主走到尼德蘭身邊嬌羞地貼著他坐下,驗屍官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鬼火妖精於是用稚嫩童聲吩咐手下端出更多好酒好菜,慶賀今日終於確立了兩名妖精王,雖然其中一個暴躁冷酷,另一個懦弱被動,但這兩人卻通過了皇冠海岸的考驗。
 
「選日不如撞日,乾脆今天就請這位陛下和白公主結婚,以免夜長夢多。」鬼火妖精說完期盼地望著尼德蘭。
 
尼德蘭被食物嗆到氣管,驚天動地咳了一陣,以拿果汁的藉口從蛾公主身邊挪開,湊近奧古斯都求救:「這鬼火根本知道我們想逃走,我可不想現在結婚,你快想想辦法!」
 
「你年紀也老大不小,幹嘛這麼挑剔?」
 
「你不是在開我玩笑吧?」
 
「正常女人又看不上你這戀屍癖,你也省得去禍害人家,從不正常對象中挑一個最好的,說不定意想不到的幸福喔!」奧古斯都認真對尼德蘭分析,蛾公主不在乎奧古斯都曾打死她,還替他招募一批死忠追隨者,坦白說他對這位豁達的妖精公主相當有好感。
 
「一起走,要不然我就盡全力扯你後腿,別忘了是雙王共治。」尼德蘭就知道這個惡魔哪有如此大方,奧古斯都根本是想找替死鬼。
 
「那你就看情況好好配合。」奧古斯都咕噥,「就算搞定妖精這一塊,最終難題還是在傳送門,鳶尾花說過,重點在與妖精用正確方式交易,天曉得怎樣才是正確?」
 
尼德蘭寧死也不願「和親」,奧古斯都只好遺憾地幫他圓場道:「給這傢伙一點反應時間,我們才剛剛當上妖精王,這在活人世界可不是天天都有的體驗,何況是結婚,互相理解培養感情也屬必要。不如先討論另一樁正事。」
 
「什麼正事?」鬼火妖精若有似無迴避重點。
 
「何謂妖精王的寶物?雖然看不見,但確實存在。我問的是,你們承認妖精王的依據在哪?雖然花點時間我也查得出來,但做臣子的要有臣子的樣子不是嗎?」奧古斯都語帶警告。
 
鬼火妖精咬著下唇有問有答:「只要你們待在妖精樂園裡,這個世界就會產生新的變化。」
 
「解釋清楚。」
 
「妖精世界缺乏規律的自然現象,並不是變成怪物就能舒服地活在這裡,我們稱呼藏在皇冠海岸裡的某種力量為『火種』,這種力量可以保護妖精,讓我們團結建立更強大的國度,類似人類傳說的『聖杯』或『賢者之石』。」
 
奧古斯都與尼德蘭立刻聯想到夢裡那顆奇異種子。
 
「我們花了兩百年來調查樂園的祕密,得到一個結論,死人沒辦法碰觸火種,能夠喚醒那股力量的只有鮮活的生命之火,死去靈魂化成的妖精光是接近都有去無回。」
 
「所以你們讓兩個倒楣的普羅米修斯去偷火種?」
 
灰色怪童拍了拍晶紅蟲翼,話題一轉,用細長手指碰觸籃子裡的三明治道:「本來打算拿人肉款待你們,這是深淵賜給妖精們的天然食材,肉塊一放進盤子卻自動變成普通食物。我們費了許多心血掩飾祕密基地外的環境,但我帶領你們接近時,道路已經自動出現。」
 
「但我們先前走的青苔石徑看似少說也有數十年了。」尼德蘭還以為那是妖精踏出的路徑。
 
「眼睛看到的事物不可相信。此外,這正是你們身為妖精王的證明,樂園將為了你們的需要與願望而改變。」鬼火妖睛說出這句話時有些感傷。
 
在尼德蘭眼中,灰色怪童與其他奇形怪狀的妖精已經相當認同目前的怪物身分了,蛾公主反而是唯一的例外,她好像連妖精或人類是什麼都不太清楚,驗屍官朦朧間有點懂了為何這些妖精會特別保護蛾公主。
 
僅僅數個月前,他也有過想守護某個人的心情,少女有著一頭金髮與天藍的眼睛,笑容像是會發光,那段回憶點綴著如同皇冠海岸珠寶般閃爍的音符,只要尼德蘭待在家裡,音樂鐘的旋律就會讓他忘記憂愁。
 
「聽起來還不錯。」尼德蘭一想到水果是人肉所變,他的胃部已經開始收縮了。
 
「你們的確擁有王的力量,只是不確定火種是兩人兼有,或者其中一個獨得。無論如何,既然你們兩人不願決鬥,也有許多工作可以做。」鬼火妖精說。
 
「對我來說眼下只有一件要事。」奧古斯都勾起嘴角,懶洋洋的伸直手臂,讓負責伺候他的長耳妖精再度斟滿杯子。
 
「莫非您立刻就想離開我們的國度嗎?」鬼火妖精明知故問。
 
蛾公主捉著裙襬有些緊張,眾多妖精們都留意著她的舉動,幾名按捺不住的暴躁妖精甚至出現維護公主的示威動作。
 
「這也配叫『國度』?我的侍靈說好歹算妖精樂園,見識一番後不過是這種程度而已。」
 
「鳶尾花先生是那樣說的?」
 
鬼火妖精不尋常的語氣讓奧古斯都留了個心眼,但當下他還是先專注在談判大業,並踢了尼德蘭一腳,讓他別老是放空,害怕蛾公主把他拐上床當大餐。
 
「總之,現在這種情況不過是國王的扮家家酒,就算你們看我不爽動手,頂多只能算流氓圍毆,連處刑都談不上。鬼火,我記得你說過,想要新的傳說和國家,你以為光靠現在這些傢伙就能達成願景嗎?」奧古斯都問。
 
「我們的王還是活人,難以理解妖精住民,也許這個問題等二位住習慣了再討論更客觀。」言下之意就是不準備放人。
 
「但我聽說其他大妖精國已經和現實世界的國家權貴魔法師勾結,還在領地上密切交流合作。」從鬼火和其他妖精充滿意外的表情,奧古斯都猜測他們基本上還是與世隔絕的情況。
 
「這件事是真的嗎?」鬼火妖精掀了掀睫毛。
 
「說起來我和尼德蘭工作的組織也可以說是魔法師設立的特殊國家機關。你們覺得以後不會有魔法師或其他國度的妖精侵略這裡?就憑現在這群難民?」
 
「王啊!如何知道這不是你唬弄我們的謊言之一?」
 
「尼德蘭,人家不相信我們呢,你說該怎麼辦?」奧古斯都冷不防將燙手山芋扔給驗屍官。
 
他手忙腳亂一陣,吞吞吐吐的說:「這裡連基礎建設都沒有,國王要施政有很大困難,好歹先有個城鎮……」
 
「正是如此。你們這些當臣子的難道沒事好做?丈量土地,調查生態,修寨築堡開闢道路,基本的貿易、人口和生產穩定後,我還需要軍隊和法律。」奧古斯都站了起來,在妖精群中穿梭。
 
「不諱言,我和尼德蘭想回到現實,這有什麼大不了?凡人壽命頂多幾十年,你們不會先準備好等我回來?我會從外面帶回更多生力軍和資源,然後從腳下開始統一這處深淵異界,等我成功後,在場每隻妖精想必都會變成新的傳說。然而,不能在人類和更多種族之間流傳的傳說還算傳說嗎?別騙我你們不好奇現在這個時代的人類生活。」奧古斯都說。
 
「吾王,您有此遠見真教我等慚愧。如果可以在擁有強大實力後得以出入現實世界,的確是先前沒想到的願景。」鬼火妖精讚道。
 
「你們還殘留許多人類的劣根性,光是外表和飲食習慣改變還不夠,我不會任你們擺布,但我將身先士卒證明,汝等服從我是正確選擇。」被奧古斯都擦身而過後的妖精紛紛冒出雞皮疙瘩,感到一股寒意。
 
無論如何,兩名人類所擔任的妖精王都表現出優異的適應力和勇氣,以及某種看不見的強大影響,妖精們也由刺探不安漸漸轉為深入思考奧古斯都的提議與今後對策。
 
「真有你的,怎能馬上想出這麼多文章?」尼德蘭此時完全不想諷刺奧古斯都信口開河,當你陷入和一隻大蛾的交配危機時,仇人的急智看起來如此順眼。
 
「難道你想當難民村村長?既然要玩就玩真的。」奧古斯都沒好氣的說。
 
尼德蘭則因為他這句話陷入沉思。
 
※※※
 
天空落了許久冰雹,矽化林終於回歸靜謐,一道被黑色斗篷籠罩的身影佇立於淹沒足踝的碎冰中動也不動,海上湧來狂野的迷霧,霧氣與浪花織成的小船送來了一群搖搖晃晃的身影。
 
魔法師亡靈雙眼瞬也不瞬望著那群灰暗模糊的影子上了岸,產生厚度與質感,有些漸漸扭曲成奇形怪狀的姿態,形體生出爪牙,有些長出毛皮,新生成的活物先是擁向鳶尾花,卻在接近他時失望地散開。
 
鳶尾花既不是怪物們期待的新鮮食物,也非友好的同伴。
 
「強烈的死靈味道,看來又有新的妖精誕生了。」鳶尾花喃喃自語。
 
透過侍靈與主人之間的感應,他知道奧古斯都沒死,契約還在,但之前這份聯繫一度微弱得幾近斷絕,那個倔強的後裔大概遇到不小的危機,脫險後卻不願召喚鳶尾花隨行保護。
 
「做得好,讓靈魂與這處異界的『泉源』結合,這才是魔法師的後裔。」
 
奧古斯都的弱點在於絕不認輸,遊戲一旦開始,無論他願不願意都會用自己的方式玩下去,奧古斯都的選擇與表現則將吻合鳶尾花對他的期望。
 
沒有魔力?那就給他妖精之力,讓蘭德爾家的魔法與血脈綿延不絕,直到開花結果的輝煌道標出現。
 
鳶尾花被命令拘束在原地動彈不得,卻笑得非常開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