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0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處刑者 Chapter.18 海上門扉 (下)

 
「絕不可能。我想用定期抵押的方式付出代價,讓尼德蘭行使我的代理權通過傳送門。如果您認為這個提案可行。」奧古斯都語氣一派謙遜。
 
「你再次讓吾驚奇,小獅子,解釋給吾聽。」海蛇說。
 
「代價是活人,表示至少包括『靈魂』和『肉體』,意味著我不能馬上拋下這具皮囊直接去當妖精王,因為『屍體』不符合代價的條件。可想而知,付出這個代價壓力會很大。就人類文化來說,最快得到他人靈魂肉體的途徑只有結婚誓言了,但我打算這輩子都不和女人上床也不捐獻精子。」奧古斯都歎了口氣,一邊吃蘋果一邊解釋,這個動作讓尼德蘭很想揍他。
 
「如果我不能在近期回到現實,在妖精樂園裡得到一個可以用來交易的活人可能要花上好幾十年,屆時就算能通過傳送門,回到現實的願望卻已經沒有了。」
 
「所以你乾脆犧牲自己?」海蛇大笑,天搖地動。
 
「不,我只是意識到和尼德蘭協商更容易達成目的,所以我提供他回到現實世界的機會,由我來付這個代價,他可以為我實現願望。」奧古斯都將蘋果核丟進水裡,舔著手指頭說。
 
鳶尾花震驚得說不出話來,尼德蘭回過神大吼:「這到底怎麼回事?」
 
「尼德蘭,你在海邊作勢自殺,從以前認識你時就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卻到現在都還沒死,最後也厚著臉皮和我一起當上妖精王了,足可證明你對活著這件事有多麼執著,難道我的話有錯嗎?」
 
黑髮青年這句毫不留情的批判讓尼德蘭臉孔一陣熱辣。
 
「正合我意,你可別這時候又來婆婆媽媽。」奧古斯都露出邪氣的笑靨,朝海蛇伸出雙手問:「異界神,接受本人償付的代價嗎?」
 
「吾答應你的代價,同意賜予優惠,說服你的代理者吧!白冠的妖精王似乎不願接受你的安排。」海蛇挪動身體,將核桃小舟層層包圍。
 
「做這種事你很開心嗎?你在愚弄我是不是?」尼德蘭不相信利己主義者會忽然轉性,奧古斯都居然打算自我犧牲救他?
 
「其實我也不喜歡這種結果,但能夠協商到勉強接受的條件已經很幸運了。」奧古斯都淡淡的說。「我一直都是這樣活過來,尼德蘭,奇蹟和幸福配額很有限,既然神覺得我不需要那些東西,那就算了。相對地,讓我送你一次奇蹟。」
 
尼德蘭頰上傳來涼意,驚愕地抹臉,這個混蛋居然害他氣哭了。
 
「你他媽的會有什麼願望要我實現?」
 
「這裡是重點,尼德蘭,邦妮的一切就拜託你了,聽好,是『一切』。確保她繼承我的遺產,同時不被任何人騷擾,尤其是黑色紳士聯盟和查士丁尼伯爵家族的人,寂寞的時候陪伴她,危險的時候保護她,做不到你就去死吧!」奧古斯都扯著驗屍官的衣領咬字清晰說。
 
「你愛她?」尼德蘭怎麼樣也想不到奧古斯都用自己交易的願望竟是這個。
 
「如果我有個姊姊,我將如此安排後事。」奧古斯都鬆手後拍拍尼德蘭的胸口。
 
「……我不懂。」
 
「別滿腦子情情愛愛,實際點,一個人能回去總比兩個都回不去划算。要不是鳶尾花和羅伯特主任這兩個爛貨害我陷在這裡,我和邦妮的雇傭關係就不會面臨考驗,好歹我也得盡到主人的責任。」
 
「奧古斯都,你腦子有病嗎?」尼德蘭再度被他的難以捉摸逼瘋了。
 
「我只是將現有資源最大利益化。就算是為了邦妮,我也不想永遠困在海蛇這邊,不過三十年還在接受範圍內。」奧古斯都表示他已經精算過最佳損益。
 
「你就沒想過,由我留下來嗎?反正我在那邊的世界沒有重要的人也沒有多少資產。」尼德蘭咬牙問。
 
都這時候了才要用善良的表情冰釋前嫌,當個好人彼此安慰嗎?驗屍官正準備叫他少假惺惺,奧古斯都一臉輕蔑朝他哼笑兩聲,尼德蘭的猜想碎成片片。
 
尼德蘭覺得高估奧古斯都人格操守的自己是個笨蛋。
 
「你辦不到,尼德蘭。我還有可能清醒地撐到你死後穿過這扇門回來,憑你的精神評估報告,讓你一個人待在這裡,你馬上就崩潰了。反正我們兩個死掉以後都要回來這裡改良妖精樂園,乾脆裡應外合也好。」
 
奧古斯都將妖精王位說得好像某種統包工程似,這就是尼德蘭半點崇高感也沒有的原因。
 
「這麼好的機會沒有下一次了。尼德蘭,快答應。」
 
那頭傲慢的黑色獅子在靈魂深處怒吼,喪禮的鮮紅薔薇和尼德蘭腳下踏過的血融為一色,力量不受控制地相連,鼓動澎湃,在皇冠海岸的異象裡,尼德蘭和奧古斯都的人生被魔法縫合在一起,變成鮮血與灰燼,怪物的奧古斯都在催促怪物的尼德蘭鼓動殘廢雙翼獨自踏上旅途。
 
「不要。」
 
奧古斯都瞇起眼睛,五官染上怒意。
 
「我不想死,不想留下來,也不希望你留在這裡。還有你的願望太麻煩了!根本是坑我一輩子!」尼德蘭一拳打在船身上。
 
「我也不同意,不管用什麼方法,你得回到現實,繼續活下去!不然我就將尼德蘭扔進時空裂縫裡,只有這件事我不會讓步。」鳶尾花十分激動。
 
「事到如今你還奢望什麼?本少爺不小心意外播種?鳶尾花,我不會留下任何子嗣,血契會在我這代終結,至於你的下場不在我關心之列。從現在起,你最好逃到我看不到的地方,例如,這扇大門後。」奧古斯都望向白色的傳送門,眼神充滿鄙夷。
 
鳶尾花飄離核桃小舟,落在海面上微微彎著腰,攤開雙掌像是在祈求原諒。
 
「奧古斯都,親愛的,我看著你出生,將你引向眾多考驗,忍不住逗弄你,找你辯論,希望你對超越生死的奧祕感興趣,終有一天我們能在門扉內坦誠相見。倘若你成為魔法師後仍無法原諒我,我就真正成為你的侍靈,自願受你和你的後代任意驅使,永遠失去自由也無所謂,只要能讓我看見魔法的至高光輝在你身上閃耀。」魔法師的亡靈渾身顫抖,雙手抱著胸口,像是躲在斗篷裡哭泣。
 
海風將柔細黑髮從青年鼻梁上吹開,他的側臉宛若無動於衷的石像,留在妖精樂園的紅薔薇花冠不知何時又出現在他頭上,尼德蘭感覺針棘刺著他的頭皮,他的白花冠也回來了。
 
「我曾經以為你是個自制的孩子,豈料真正的你如此情緒化。更沒想到,我居然會在乎你的評價。我不允許你封印這份血緣,那是我僅有的寶物了。」鳶尾花激動的說。
 
「自私的魔法師!明明是你咎由自取!」尼德蘭罵道。
 
「鳶尾花,我曾經可能學會一種神奇魔法,比所有魔法師都要厲害的法術,先當個貧窮忙碌的法律學生,努力工作直到可以獨當一面執業賺錢,選妻子的條件決不是對方有魔女血統,而是我覺得那個女人順眼,我的子女也不會變成孤兒──那名為『正常人生』的幸福魔法。托你的福,現在只能做做奢侈的美夢了。告訴我,有幾個魔法師辦到過?這不就是值得探索的世界奧祕?活人可以製造的真理?」奧古斯都面無表情說完,魔法師的亡靈舉起手摀著臉。
 
他的話讓尼德蘭也感傷起來。
 
小舟已經被海蛇包圍了,最壞的情況頂多撕破臉大打一場,就算這樣也比奧古斯都獨自留下來變成巨蛇怪的所有物要好。
 
害怕遲疑不敢開口的結果,不但海蛇無視自己,奧古斯都和鳶尾花沒人尊重他的意願,情況演變成現在這樣,尼德蘭難辭其咎,至少最後他必須證明自己的存在。
 
「非得要活人嗎?你就不能換個內容,眼睛,手臂或腳之類,妖精王的力量也好,是我跟他能湊得出來的代價?」尼德蘭朝海蛇大喊。
 
「他說得沒錯,從我們三個身上湊出相當一個活人的代價,我願意永遠留在這裡服侍您,相對地,異界神,請您對他們兩個收取較輕的代價,盡可能讓兩個妖精王活著離開。」鳶尾花擋在奧古斯都前方,對海蛇提出異議。
 
核桃小舟突然完全靜止,傳送門的巨扉在海面上延伸出一條冰徑,末端則鎖住小舟。
 
「吾一開始就說過,付出代價者可以通過。你們三人基於不同願望,提出不同的條件,吾將從中挑選最具價值的內容。」海蛇的眾多眼睛轉向鳶尾花。
 
「你接受鳶尾花的提議後又要從我們身上奪走什麼?不先說好的話,交易恐怕難以一致。」奧古斯都問。
 
「『永遠』是個很大的代價,但永遠也是空虛的,因此吾還要收其他代價,照你所希望的給予時限,我要你們兩個各一半的『心』,時限就到你們死後再度回到這裡來取回抵押品為止。這樣,吾就不擔心你們一去不回了。」海蛇說。
 
「答應吧!我的後裔,雖然得付出一些損失,但你的搭檔可以一起走。把那頁聖經放到傳送門前,你最討厭的血契就會在今日結束,我將被轉移給那位異界神。但我還是希望,就算機率渺茫,你會在現實為蘭德爾家播種。這樣子,你是否願意原諒我了?」魔法師亡靈率先走上冰徑。
 
「在我答應前,用你的魔法知識回答我,海蛇要求的『心』是什麼?我不明白。」奧古斯都沉聲問。
 
「……身為人類的抽象力量。至於海蛇怎麼定義,還是請那位神祇親自說明更好。」鳶尾花不曾停下腳步,繼續往前走,奧古斯都對尼德蘭使了個眼色,也跟著越過海水,他只好跟上那兩人。
 
鳶尾花朝著傳送門上方的海蛇單膝下跪表示服從。
 
海蛇又開口說話:「紅冠的妖精王,你方才稱呼吾為守門者,雖然是錯誤的稱呼,卻給了吾靈感,就讓這個人類靈魂來當守門者,守護他自己打開的門扉。」
 
「原來如此,命運沒有遺忘我,也為我指定了一個自作自受的結局。奧古斯都,你從家裡將血契的媒介帶來,讓整件事方便許多,做得好。未來我也能看著你們如何改變這個世界。」鳶尾花彷彿得到尋覓已久的答案,釋然笑著說。
 
奧古斯都從懷中拿出寫著家族系譜的聖經扉頁,放在傳送門前方石階,他的指尖才剛抽回,紙頁化為塵埃,只剩下鳶尾花的真名「傑可布‧帕拉德‧蘭德爾」的金色發光字跡雋刻在石階上,最後,這座魔法之門得到了作者的署名與看守者。
 
「喂,奧古斯都,一半的心到底是怎樣?」尼德蘭覺得這個條件更詭異了。
 
「不知道,但這項代價對我來說似乎沒問題,我的潛意識好像答應了。」奧古斯都摘下自己的王冠。
 
「你說這頂王冠就是一半的心?」尼德蘭狐疑地摸著頭上的花冠。
 
「總之,就像鳶尾花說的,只是力量的象徵,看來交易不會再變動了,請海蛇大人用我們聽得懂的話解釋放下這項代價,會對人生有什麼具體影響?」奧古斯都一副精打細算的樣子。
 
海蛇對奧古斯都說:「你將冷漠得無法再愛上其他人。」
 
「就這樣?OK。」奧古斯都爽快地將紅薔薇王冠放在傳送門邊角。
 
尼德蘭屏氣凝神等待海蛇給他的解釋。
 
「至於你,小鴿子,你將更加懦弱,無法守護所愛之人。」海蛇道。
 
尼德蘭支支吾吾遲疑,被奧古斯都巴了下頭。:「活著回去比較重要。連女朋友都沒有你在可惜什麼?」
 
「話不能這麼說,我才不像你──噢!」尼德蘭發出一聲痛呼,被奧古斯都踢倒在地,皮鞋紮實地踩在驗屍官背上。
 
「他同意了。」奧古斯都宣稱。
 
尼德蘭只好眼角泛淚摘下花冠掛到另一邊的樹叢後。
 
不能保護心愛的女人,這不就是他從前的缺陷嗎?這個異界神的確拿走了重要的能力,混蛋!可是,就算這樣尼德蘭還是想活下去,回到屬於他的世界。
 
白色大門中央有處縫隙,大約可容兩個人並肩通過,鳶尾花站在縫隙旁,並且打算那樣度過無邊無際的時間。
 
「以後你就是魔法師渴望研究的奧祕的一部分,加把勁玩弄這些魔法蠢蛋吧!鳶尾花,我們兩清了。」奧古斯都在通過他面前時低聲道。
 
魔法師亡靈籠罩在兜帽下的臉勾起微笑:「期待陛下的歸來。」
 
「呸,我還會活很久。」
 
奧古斯都扯著尼德蘭的肩膀通過傳送門,沒入黑暗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