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2

    累積人氣

  • 25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玫瑰色鬼室友 三、附身訓練開始

  
想當年,負責招募新社員的柔道社學姊一見到大一菜鳥的我,立刻驚叫一聲:「這樣的漢草不練柔道可惜!」並找來主將學長聯合勸募,務必當場將我收歸旗下。
 
四年來我雖然沒變成武學奇才大殺四方,倒也不離不棄成了柔道社的看家人物,上可當學長和教練的示範靶子,下可接學弟妹的青澀招式,協助一波波後進熬過主將學長的毒手,共享汗水與髒話的青春。
 
畢業後的兩年間,社團教練還找我去當助教,雖然是義務性質,好處是我不用繳社費也能繼續到柔道社運動。
 
收入有著落了,我樂得連和許洛薇同居都覺得是件喜事,不過就是隻弱到爆的紅衣女鬼,撇掉她只能穿那件血染小洋裝和不能出門,我們在屋裡的時光就和過去一樣,我吃東西、她看電視、聊天。
 
經過放在玄關的穿衣鏡時,我凝視鏡子裡的自己。黝黑的皮膚,圓圓的臉,眼睛算大,鼻子有點塌,嘴唇厚又翹,小時候長輩常說我這種憨憨的樣子得人疼。半長髮束成巴掌長的馬尾懸在腦後,髮色天生偏紅,聽說我家有原住民血統,只是不知混到哪一族,總之我和爸爸很像,都是矮壯厚實的身板。
 
這麼說吧!假設我抱著一個大醬缸走路,沒人擔心我會跌倒。
 
許洛薇去世後,少了她的餵食,我竟然一口氣瘦了九公斤!可見那些高熱量精緻食物裡藏了多少魔鬼,雖然我甘之如飴,吃到好吃的東西真的感覺很幸福。
 
然而,我再怎麼減重都和小鳥依人絕緣,只有愈發明顯的肌肉線條換來學弟的崇拜眼神,直呼小艾學姊變猛了。
 
因為女性天生體脂肪高,我還是沒有腹肌。這樣也好,省了化妝節食的麻煩。
 
我馬上就要去蛋行工作了,許洛薇再不願意也只能留下看家,在外面我可沒空照顧她,現在的我根本買不起平價咖啡豆,再這樣下去連沖泡包都沒得喝。
 
那天下班後,許洛薇要我去打掃她的房間,還特別指定掏乾淨每件衣服褲子口袋和包包內部,又要我去找一個藏在衣櫃最底下的鞋盒。
 
我在鞋盒裡發現一疊紅包,一半是空紙包,顯然許洛薇已經將部分壓歲錢抽出來用了,但還殘留一些大鈔,另外在包包裡也掏出不少一百元和五百元,口袋和床底下更是掃出一堆零錢。
 
「妳財神爺啊!」我傻眼了。
 
「呵呵,人家常刷卡咩,有時候現金亂塞就忘了。」許洛薇抱胸仰天翹著鼻子。
 
我算過居然有將近一萬元,真是餓死的駱駝比馬大。
 
「還有些大學朋友欠我錢沒還,以後再帶妳去討,這些先將就著用,還有衣服包包鞋子書本CD那些網拍能賣就賣,我的課本還很新耶!齁齁齁!都賣掉!」許洛薇發出得意的笑聲,掩飾她已非法定自然人,一樣不能從戶頭提款,只能變著法子湊錢的尷尬。
 
「這些是遺物!妳有點公德心好不好?」
 
「那我先捐給妳,當二手愛心,妳再拿去賣就不算遺物了。也不需要留那麼多東西給我爸媽,意思意思就好,現在是我有需要!」許洛薇很認真的強調。
 
我們也的確沒有耍清高的本錢了,我對她點了點頭。
 
「買妳需要的東西就好,我找到工作了,開銷會自己負責。這些現金其實也沒多少,我幫妳拿著,要買什麼和我說,盡量省著點用,還不曉得物品掛網路上賣不賣得出去?」
 
「就和妳說不要那麼閉俗了,現在起我的就是妳的,妳不幫我還有誰能幫我?」她唸我的口氣和兩年前一模一樣。
 
「妳怎不回去找父母幫忙?他們現在還是很想妳。」我奇問。
 
許洛薇拚命搖頭:「現在這樣很好,要是爸媽找了法師逼我投胎……不行不行,不管他們信不信,妳千萬不可以給我說漏嘴。」
 
「投胎不好嗎?」
 
「萬一變成貴賓狗或黃金鼠怎麼辦?」
 
「也是。」換成我,要是投胎成人類寵物還不如當自由自在的野鬼。「等等,妳之前不是有對許叔叔托夢嗎?多虧妳這樣做,一年前我才能免租金住到現在。」
 
「沒有呀!我一直都被困在妳發現我的那塊位置,要是懂托夢我早就SOS了。」
 
「難道妳爸爸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啞口無言。
 
「可能唄!」她聳聳肩。
 
除了想不起死因,許洛薇一切正常,甚至不像個鬼,更接近在家裡玩夜教的大學女生。
 
每天晚上她開始積極對我練習附身,如她所說,很快取得了成績,一個月後,她已經能搭我的順風車去超市,有天我睡醒後發現人在沙發,前一晚我明明躺在床上入睡。
 
種種跡象更讓我確定許洛薇有事隱瞞,我得查出她到底想用我的身體做什麼,幸好我手上還握著一張隱藏王牌,有個學弟上學期中才入社,因故沒參加表演活動也沒錄到他的練習動作。
 
喀嚓,喀嚓。我舉起許洛薇的數位單眼相機對著裸露上半身秀出完美六塊肌,只穿著道服褲的學弟一連拍了二三十張照片,他很配合地在地墊上擺出各種撩人姿勢。
 
號稱最受矚目新人的大一學弟高職時就已經拿到黑帶,又一個主將學長般的殺手級人物,差別是他總是笑嘻嘻的,一點都不魔鬼,只有我知道學弟的目標是在大二當上社長,我和他爽快地達成利益交換。
 
「小艾學姊看起來好單純,沒想到妳會做這種事。」殺手學弟瞇著桃花眼笑道。
 
「我有我的苦衷,總之這些照片僅供參考用,保證不會外流。」
 
「學姊不要客氣,能為妳服務是我的榮幸,有需要儘管說。」
 
「我只需要你的肉體,這樣就夠了。」我揚揚下巴要學弟將道服上衣穿回去,特地早了一小時約他到地下室練習場拍照,就是不想被其他人撞見。
 
「學姊這麼冷酷好man呀!我快迷上妳了。」
 
「少來,你有男朋友了。」先前我偶然看見學弟在機車上和不知哪個系的男生擁吻,他也看見我,事後我什麼都沒說,他卻主動和我混熟。
 
殺手學弟想當上柔道社長的理由是,看一群異男發自內心尊敬他,期待被他壓倒疼愛的感覺太好了!
 
「學姊要是男的,我二話不說追妳!」
 
「哈哈,不好笑!」但我知道他沒惡意,一個帥氣強悍但和我一樣有著難言之隱的男孩子,我是失敗的社會邊緣人,他是同性戀。
 
我對殺手學弟的扭曲動機沒意見,只是覺得他若有心扛下柔道社不失為一件好事,自從主將學長畢業,柔道社連續換了三任社長社團氣氛卻每況愈下,到今年都暑假了,居然沒辦任何一場活動,暑訓只剩小貓兩三隻,還是看在我的面子和殺手學弟的魅力才來報到,再不急起直追,開學社團博覽會眼看就要開天窗。
 
當社長不用是頂尖高手,困難在於協調教練和社員的練習情況,最好能帶領比賽,現任社長不太做事,讓幾名社員有點不滿,漸漸也不來練習了。
 
「我會向其他人私下推薦你,現任社長只是以為沒人要當才留著,大家會加入當然是對社團有愛,能避免尷尬是最好。」其實已經畢業的我絲毫不想干涉社團經營,這些應該是學生的考驗和權利,但就這樣分崩離析又捨不得。
 
「謝謝學姊。」殺手學弟對我送來一記飛吻。
 
「甭謝,期待你拿出積極態度做點成績,大家都好說話,如果能多拉一點新生進來最好,趁我還在,能幫帶多少是多少。」本來是為了許洛薇的請託才加入這個社團,過程也沒多狂熱,就是按表操課參加練習,不知不覺卻變成我唯一有歸屬感的地方,我只想在還能動的時候回饋柔道社。
 
拿到超鮮美學弟半裸照片,並用繪圖軟體潤色一番,許洛薇肯定會因此失心瘋,我挑出其中最好的一張,拉大腹肌特寫,就靠它釣迷戀腹肌的女鬼上鉤了。
 
拿著隨身碟,將一個註明「下任柔道社長」的檔案夾拷貝到許洛薇的電腦桌面,她果然好奇湊過來,我點開第一張圖,她放聲尖叫,還連續叫了一分鐘,在房間裡到處亂跳。
 
「就一張嗎?還有沒有?快點!」
 
我又點開下一張。
 
下一秒,她完全枯萎,惡狠狠瞪著我,還真有幾分厲鬼的樣子。
 
「我都興奮起來了,妳讓我看天線寶寶?」許洛薇怒吼。
 
「冷靜點,其實後面還有一套二十五張,各種姿勢角度都有,只要妳回答我的問題,人格保證雙手奉上。」我說。
 
她不安地瞟著我,依然克制不住狂按我的手指,我只覺右掌忽然發麻失去知覺,畫面隨即切換回上一張帥照,此舉不啻又讓她中了一次毒。
 
「蘇晴艾,沒想到妳貌似忠良,出手居然這麼狠!」
 
我只是覺得這個作法最省事,保證有效,又不會傷害任何人,我有將殺手學弟的臉好好用馬賽克遮起來了。
 
許洛薇不停踱步,如我所料,不到五分鐘後她棄甲投降。
 
「妳想問什麼?」
 
「妳每天狂上我的樣子分明就是要全盤操控我的身體,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妳除了玩弄腹肌外這麼有幹勁,如果不是想搶這具身體,妳到底有什麼瞞著我的事?為何不直接叫我幫妳?」我連珠炮質問。
 
許洛薇想離開房間,卻被學弟的魔力照片定得動彈不得。
 
「不說?那我就刪除照片囉?」
 
「妳以為這種威脅有用嗎?我又不是小孩子,再說妳一定有備份。」許洛薇嘴上還跟我強。
 
「沒有備份,只是剩下的圖檔都有加密,妳想半夜附身去我的電腦裡找圖還是省省。如果這招派不上用場,我等等就把照片都刪了,這些照片對我又沒用,而且是學弟的隱私。」我老實說。
 
「怎會沒用!極品啊!不許動我的學弟腹肌!」許洛薇立刻慌了,她知道我向來不打誑語。「我說!告訴妳就是了!」
 
她恨恨地瞪我一眼。
 
「妳的時運快結束了,到時候,有個冤親債主會來殺妳,我如果能先卡位,他就沒辦法任意上妳的身害死妳,事情就是這樣,滿意了吧?」
 
比起發現冤親債主盯上我,我更在意許洛薇話裡的關鍵字。
 
「我之前的狀態妳說是走運?」高中畢業的暑假,父母忽然迷上賭博欠債臥軌自殺,胼手胝足賺下的兩棟房子全被法拍,親戚紛紛斷絕往來,怕被不肯善罷甘休的高利貸追上,我只能在高中班導師幫忙下趕緊放棄繼承申請學貸逃到新大學。
 
「妳遇到我。」許洛薇道。
 
她的回答正確得令我無話可說。
 
許洛薇補了一句話:「妳看見我的那天晚上,我知道妳再過三個月就會出大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