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0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玫瑰色鬼室友 十、一起去釣魚

 
那時許洛薇平均三次探班有一次能夠目睹主將學長宛若南湖大山的腹肌現身,這對她來說算投資報酬率很高的娛樂活動了。我得超水準發揮加上主將學長無聊想玩人,才能和他周旋片刻,主要還是由其他凶暴學長負責扯開丁鎮邦社長那宛若厚重雲海守護著帝王之山的道服。
 
難得能重溫舊夢加上觸覺體驗,今天許洛薇應該開心得要命囉?
 
我一邊這麼想,手指輸入關鍵字搜尋情報,合氣道三段外加劍道一段的實力到底是什麼概念,我完全無法想像,了解隊友程度很重要。
 
這一查我有點吃驚,兩種武術的升段考試都是演武,合氣道居然還是不比賽的和平宗旨。柔道初段在臺灣通常得先得到全國比賽前三名才會被推薦參加升段審查,換句話說,拿到黑帶已經是人形凶器了,連附近警局都會登記柔道黑帶者的資料列為注意名單。
 
看起來合氣道和劍道比較像是跆拳道那種小朋友也能拿黑帶的檢定方式,把型做好就能通過考試,武術性質不同也沒什麼好比,刑玉陽貌似更擅長合氣道,我又查了合氣道三段的考試影片,發現他們動作輕飄飄的,沒怎麼出力對手就飛起來了,有點神奇。
 
教練和主將學長都說過,沒有最強的武術只有最強的人,柔道看起來很粗暴,但其實練到最後也不是用蠻力,合氣道和柔道還系出同源,祖先都是日本的古武道柔術。
 
學武術最常遇到的強不強爭議,說穿了就是運動和實戰的差別,運動取向要求較低,認真熟練基本技術,體能反應達到一定水準後男女都能強身自衛,但參與實戰和打贏其他有心練武的人就難了,對手可能一群人拿刀拿棍圍毆,或者會專業的閃躲攻擊。
 
只能說我柔道練這麼久還是為了運動,頂多遇到危險防身逃跑好用,不會傻在原地任人魚肉。就算是上段高手,往往也只是一對一佔優勢,一對多同樣仆街。柔道會被警界當成必學項目,就是因為招式很實用,一般人不用練成武術高手也能發揮制伏敵人的效果。
 
看起來漂亮的招式若不是打假的,就得非常要求技術了。
 
「主將學長既然說刑玉陽能打應該就是真的會打吧?」我自言自語。
 
剛好查到合氣道標榜「愛的武術」的網頁,心中更不安了。好吧!搞不好刑玉陽以前是街頭霸王之類,後來才去練合氣道修身養性,我總覺得那個學長一定和人打過架。
 
我關掉網頁,決定向許洛薇借防狼噴霧,以期在神棍的地盤意外撕破臉被攻擊能派上用場。不是我看不起自家柔道,一來我的實戰經驗是零,二來合法的防身武器不用白不用,第三,萬一我真的出手不知輕重,推人一下都可能撞錯位置跌死人了,何況柔道就是專門拿地球當武器。我光是學貸就還不起,完全不想防衛過當還要賠人醫藥費。
 
瞧,學武真的沒什麼了不起。
 
「薇薇,我進來了?妳怎麼一直待在房裡?借我防狼噴霧,應該還沒過期吧?」我大聲吆喝完走進許洛薇的房間,發現她還是蹲在電腦椅上,凝視著不斷重複播放的殺手學弟健美照片。
 
難道她從回到家就一直保持這個姿勢?
 
紅衣女鬼像一個忽然被咬破的糖人兒般掉到地上,撕心裂肺大哭:「腹肌黑帶──妳的主將學長的腹肌不見了啦!嗚哇哇哇……」
 
她在地上打滾哭了好幾個小時,中間還能歇口氣提醒我若干個防狼噴霧的存放位置,可惜都是錯的。吃晚餐時許洛薇堅持悼念腹肌,沒有跟過來聞香,連在浴室裡還能聽見她的哭聲模模糊糊傳進來。
 
再這樣下去,我們這裡就要成為民雄鬼屋第二了。
 
我只好放下明天的神壇攻略準備,抱著手搖式磨豆機坐到沙發上,開始慢慢磨咖啡豆,這是現在許洛薇最喜歡的「喝」咖啡方式。手動磨可以讓咖啡豆香氣持續釋出,且不會被電動刀片高速轉動的高溫和研磨不均破壞風味。
 
平常我哪有空慢慢磨給她,當然還是拿電動磨豆機攪一攪了事。
 
於是許洛薇窩在我旁邊抽噎,嗅著咖啡香,告訴我早上在動物診所的悲慘遭遇。
 
被主將學長從紙箱裡輕柔地拎出來抱在懷裡感覺很好,連獸醫都誇了兩句先生的貓咪好乖巧,許洛薇感到驕傲。接著獸醫開始為上一個客人的寵物進行結紮手術,主將學長則一臉認真站在旁邊代替我學習飼主須知的義務。
 
許洛薇開始感覺她……好像不太好了。
 
當醫師說出「下一個」,主將學長將小花放到不鏽鋼手術臺上,開始和醫師討論送給小花的套餐,許洛薇陷入天人交戰,幸好獸醫說結紮下次再來,除蚤貌似也不恐怖,她真的很想當好一隻乖貓咪。
 
胸膛固然堅實,腹肌更加可貴,能不能睡到主將學長的腹肌就在此一役了。
 
當醫師拿出三合一疫苗和注射晶片用的特粗針頭時,許洛薇果斷脫離了小花。
 
小花狠狠抓了剛剛才大肆讚美牠的獸醫一把,長嚎哈氣,扭腰翻滾甩開壓制,跳下不鏽鋼臺。
 
主將學長眼中銳光一閃,脫下外套幫忙抓貓,許洛薇就是在這時發現主將學長腰身變粗,將T恤繃得緊緊的,不再是腰部微微透風,勾引無數女人心的倒三角身材。
 
於是有了那聲悲哀的呼喊。
 
「主將學長的腹肌鐵定還在,只是被脂肪包住線條不那麼明顯罷了。」
 
「脂肪!不要──」許洛薇聽到了那個恐怖的字眼後尖叫。
 
「學長現在工作忙又要和同事應酬,沒有刻意塑身降體脂變成這樣很正常啦!他的核心肌群應該鍛鍊得更厲害了,真想看他實戰。」我希望許洛薇面對現實。
 
「我被吸在地上的那兩年,就是靠黑帶腹肌的精神救贖才撐過來,現在要我怎麼辦?小艾,叫你學長減肥啦!」許洛薇又任性了。
 
「他又不肥,人家標準體重好不好?」我沒好氣地回答。
 
看來主將學長的腹肌對許洛薇有特別影響,近乎擊退吸血鬼的銀十字架那類神聖之物,許洛薇已經被制約了。
 
「吸哭吸哭吸哭吸哭吸哭……」
 
「學日本動畫人物也沒用。」我搖著好不容易找到的防狼噴霧器打算找個地方試試效果,想了想,先將防身物品放到一邊。
 
「還有殺手學弟,幸好他很愛健身,妳看開點吧。」我繼續磨咖啡豆。
 
「將縑來比素,新人不如故。」許洛薇含淚答了我一句古詩。
 
我都忘了她原是中文系,這個女人的文采只有涉及帥哥或腹肌時才會短暫覺醒。
 
「給我專心聞咖啡,不然不給妳磨了,我明天一早就要跟那個白目學長去挑戰神棍,都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我不後悔接下任務,只是得和陌生人互動的事讓我渾身焦躁靜不下來,就跟今天被獸醫虐了一把的小花一樣。
 
「我會跟妳去,安啦!」許洛薇又趴在我背上嗅著咖啡香,努力表現得可靠。
 
翌日,我在種種複雜心情中跟隨刑玉陽搭上火車,跨了兩個縣到某間社區公寓大樓拜訪那名神棍吳法師,許洛薇則附在一盆小仙人掌上,被我放在包包裡隨身攜帶,她好像不能附原子筆或駕照那類無生命的物體。
 
瘦高的墨鏡青年沿途不斷對我重複教戰守則,包括彼此的偽裝身分,刑玉陽是我大哥,我是遇人不淑又愛求神問卜的小妹,他因為不放心才跟來旁觀,我則負責扮演想要挽回男友愛情的迷信笨女人。
 
好爛的劇本。
 
我猛然想到有一點不太對,「你這個小妹是事先虛構好的角色,那主將學長一出現不就露餡了?」
 
總不可能是讓主將學長扮演刑玉陽的妹妹?我打了個冷顫。
 
「只是一個委託藉口而已,人都到了,順便賭他們不想壞了招牌還是會照舊招待。」刑玉陽露出狡猾的表情。
 
順帶一提,他說主將學長原本要去觀察吳法師的表現,正派修行者還是能透過言行談吐看出底蘊,即使刑玉陽傾向認為吳法師是壞蛋,但也不能排除戴佳琬的確精神異常才給出那些妄想被害的訊息,等於是從兩種方向來驗證戴玉琬的遭遇真假和責任歸屬。
 
「所以你們早就做好只此一次被趕出來的心理準備?」
 
「就算代打人員換成妳,情況也不會更糟了。」他無情地吐槽我。
 
「喂。」
 
向警衛打過招呼,表示我們是事先預約的客人,警衛見怪不怪地登記後放行,看來已經習慣時常有來路不明的信徒拜訪這處私人宗教道場。
 
「咻~全新公寓耶!」我吹了聲口哨,然後不小心被口水嗆到。
 
「妳在緊張嗎?」刑玉陽問。
 
我試著不要咳出聲音。
 
「沒什麼好怕的。」刑玉陽按住我的脖子將我輕輕往前推了一步。
 
好了,因為他莫名其妙的動作,害我不自在的原因又多了一個。
 
接下來的發展很普通,一個穿著明黃唐裝上衣和黑色長褲的中年人等在玄關,將我們引入設置三層神壇的客廳,我們和其他信徒一起靠牆坐在板凳上等待,這個時段一起來問事的有四組信徒,其中有像我一樣由家人陪同,也有單獨前來的人。
 
吳法師留著髮髻,身著朱紅色長袍,上面繡著龍和八卦圖,我看不出有什麼作用,只覺得很花俏,他的外表倒是教人意外。
 
我一直覺得神棍就該長得又老又猥瑣,可是這個吳法師倒稱得上五官端正,黝黑的國字臉甚至頗符合一般人對正派長相的想像,年紀也才四十出頭,配上似乎有在鍛鍊的健壯身材,即使不用裝神弄鬼也是不缺女人的類型。
 
隨著信徒一組一組上場,我們旁觀了吳法師為人開解釋疑和作法驅邪的過程,是沒有智障到「用老衲的降魔杵陰陽交合驅魔」的低級手法,這一點早在多組信徒齊聚一堂我們就猜到了。
 
吳法師表現一般,感覺不出特別神異或可疑之處,面對信徒詢問時口才不錯,神態鎮定,我就像旁觀從小到大常常看見的民俗活動,雖然不以為然,但也沒有聞到騙子的味道。
 
我轉而觀察神壇,上頭擺放各種神像,只覺得差不多,最高那尊比較大,事先查過網路資料,還是不知道無極天君是什麼神,後來猜想可能是吳法師自創一個位格很高的大神名字崇拜。
 
刑玉陽打從坐下等待開始,眉心始終皺著,不知他看出問題了沒?
 
輪到最後一組,我迎上吳法師鎮定的臉龐,一瞬覺得他目光有些冷,轉眼間又是從容慈祥的表情。
 
對方應該起疑了吧?畢竟刑玉陽的委託實在太不自然,或者說就算我們兩個怎麼擠也很難擠出那種落水小狗想爬上來狂舔救星的依賴眼神,我也不知該怎麼形容,大概是從來不去廟裡的人拿香拜拜就是不太順暢的感覺。
 
「刑玉蘭小姐對嗎?今日來拜訪星君有何疑難?」吳法師親切地問我。
 
「那個……是朋友介紹我來的,還很熱心幫我預約,聽說這邊很靈,我想請問……是有一點點感情上的困擾……我哥哥不太放心硬是要跟來……」我的結巴不是裝的,畢竟是第一次扮演間諜狗仔。
 
「呵呵,有家屬陪同是好事,不用在意。」吳法師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刑玉陽,隨即又將注意力放到我身上。
 
「我……」
 
「慢慢說,不用緊張,時間還很多。」
 
「人家真的不太習慣來廟裡拜拜,師父,說錯話請你不要見怪。我沒交過男朋友,希望星君可以保佑我桃花運好一點!」我故意把私人神壇說成廟,強調自己的笨拙無經驗,希望這麼做可以將弱點轉為保護色。
 
瞬間感覺刑玉陽的眼刀砍在背上,不就是推翻某個天才學長的花癡設定嗎?管他的!我繼續羞澀不安地望著吳法師,
 

好歹我已歷經無數網路小說洗禮(省錢娛樂首選),還幫許洛薇捉刀四年中文系報告。閃開,讓專業的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