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暴荒野

關於部落格
紀錄文字事,夢想的倉庫。
  • 301830

    累積人氣

  • 2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燭華 (158)


「那傢伙對讓組織成員的自創作品進入獎品系統有意見嗎?這些混蛋男生把行政工作丟給別人,動不動一整群跑去打架冒險,居然有臉挑三揀四?」韻真端起紅茶,語氣有點危險。
 
「不過我回答:『別傻了,人類和生物什麼玩法都有,同物種已經很客氣了。』他就說不出話來啦!」
 
「小印,幹得好,光耀我大耽美組織就需要妳這樣的人才。」某位四十一歲的大齡女子拍著大腿叫好。李玉女穿著印有動漫帥哥的長T恤,一頭長髮挽成鬆鬆的髻,用一支巴掌長的小玉斧當成髮簪固定,光看外表倒是不容易發現她的真實年紀,一方面是她古老的靈魂已逐漸甦醒,另一個原因則是李玉女對興趣的狂熱投入已徹底忘懷歲月影響。
 
「玉女姊姊,我對BL沒太大興趣,只是看不爽性別歧視言論罷了。」抗魔聯盟獎品部主席謙虛推辭。
 
「別緊張,我們腐女子兼容並蓄,BG通吃啦!尤其是剛踏入這個世界的新人,大吃大喝膩了之後,我再來推些沖神、金槍劍之類的經典配對更能造成深度中毒的效果喔!」前陣子從日本動漫祭回來的李玉女托腮微笑。
 
「玉女,妳前陣子和諸位護衛女修去日本避風頭,有特別的收穫嗎?」
 
「藏瓔拜託我找的冷門CP,意外發現畫得很神的超讚本子!我自己都被推坑了。本來日文不是很好,那陣子忽然就融會貫通,和母語沒兩樣,果然開關被打開了。」女人平凡容顏綻放出光芒。
 
「是哪個CP那麼神?我以為藏瓔沒這方面的興趣。」韻真訝異。
 
「不不要說啦!」最近染了一頭栗色短髮改變形象的藏瓔抓著紙袋害羞地嘟囔。「只是打算順便學外語……」
 
「要體諒人家想低調地萌啊!韻真,妳以前也是這樣的,小瓔是我還在培育中的果實。」李玉女邪惡的說。
 
組織菁英與正副指揮前往撒馬爾罕進行危險偵察任務這點徹底觸怒韻真,雖然她還是幫他們準備了便當,但也氣到不想管事,於是打著為終於又出現在臨時抗魔總部的李玉女接風洗塵的名義,拉來了私交不錯的包綺印藏瓔召開女子會,堅持窩在房間進行頹廢的下午茶。
 
「妳們相信嗎?璇璣居然要我幫他代理總指揮一天,這是修道人說的話嗎?我還要兼幾個首領職?這傢伙還把掌門隊全部帶過去,換作我就趁機讓他們團滅算了!魔眾那邊的頭頭看來也是腦殘!」
 
「韻真姊消消氣,我會讓他們討厭的獎品類在下班時間前一口氣全上架。」包綺印微笑。這個愛照顧人的前輩高手嘴上抱怨,依舊把璇璣的筆電放在桌上不時瞄上幾眼,生怕錯過重要匯報。
 
璇璣也不敢給韻真吩咐太多工作,「只」希望臨時總部能正常運作就好,包括穩住魔槍區,過濾世界動態,在許多戰鬥菁英出門時鎮守後方,這個人選非韻真不可。但韻真目前是黑家領袖代理,居然還要撈過界去管理修道者,有著正常羞恥心的女殭屍尷尬得要命,又一次為了大局著想咬牙忍了。
 
就算只代管一天,也有不少修道者前來挑釁,被委屈又不爽的韻真亮出紅卡揍了一頓,全部扔去醫療部待命,直到包綺印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平凡女生把韻真拉到自己的房間,堅持坐在她旁邊,這樣的騷擾才終於消失。
 
抗魔聯盟裡有兩處地方絕對不能得罪,醫療部與獎品部,他們不用親自出手,自然會有聯盟成員代為出氣,還不分妖怪人族,不然兩個主席一氣之下取消各種優惠活動就糟了。
 
天曉得偵查部隊回來時會不會傷得血流成河?敵方或友方都可能趁機進攻臨時總部,基地人員理應分分秒秒如履薄冰,結果危機意識不足的白癡像黴菌一樣冒個不停,韻真不得不把幾個進行重要任務的黑家幹部緊急調回來協防,覺得非常虧本。
 
「沐琪不在後沒人能教訓那小子,璇璣簡直照三餐抽風,真搞不懂嘉木怎還沒逼他吃藥?」韻真對一次也沒變身過的璇璣敬意早已徹底流失,到底還是不敢放開手毆打天人轉世。
 
提起轉移陣營成為太陰教聖女的沐琪,女孩們又是一陣歎氣,紛紛同意那個表面冷酷其實像火山一戳就爆的傲嬌女生離開後日子少了很多樂趣。
 
「等他回來我替妳教訓。」李玉女忽然篤定的說,她的眼神已不像一開始那般完全是個驚慌失措的凡間女人,如今多了些混雜和通透,隱隱約約會割人。
 
李玉女前身不但為天人轉世,而且還是神魔大戰時的戰場主將之一,因故被貶下凡,為了封印沐霖才被短暫喚醒,目前能力仍不穩定,透過隨身攜帶神器,又與諸多女道交流,記憶正逐步恢復,雖然外表看起來還是沒什麼改變。
 
「璇璣故意選在最容易被偷襲的今天把玉女姊叫回來,萬一出事時妳不能即時發動春斧怎麼辦?」藏瓔跟著她們有樣學樣也對總指揮指名道姓,畢竟在她心目中真正的老闆是黑家人。
 
「涼拌哩!小瓔要保護我喔!」李玉女依舊缺乏天人自覺。「是記起一些內容,就像看奇幻電影,除了有趣外沒啥代入感,我和那個『玉女』真心沒交集。不過有人要來殺我們時我會和大家一起戰鬥。」
 
「包在我身上,我會在玉女姊完成變身前守護她。」藏瓔拍槍保證。相關危機應變分工女生們都在喝茶聊天中統籌分配好了。
 
「妳記起來的內容中有對付真魔的有效方法嗎?玉女,我這邊在《歸藏易》老是找不到線索,妳的記憶對我們而言很重要。」韻真誠懇地問,她基本上已經確定璇璣不會在天界相關的情報上老實交代了。
 
李玉女拿下小玉斧在手中旋轉把玩,聳肩道:「如果能拯救世界我一定會試看看,但我記得的神魔大戰天天都在重寫地圖,怎麼想都覺得人類還有人間神明用不出那些招數。」
 
「果然還是這樣,看過魔族身體尺寸多少有這種感覺。」韻真立刻洩氣。戰鬥規格果然還是差太多了。「那妳知道璇璣在天界是什麼樣的天人?實力如何?」
 
「我們不是在天界認識的,還要更早,那傢伙沒有神器就是個廢柴,等等,有神器還是廢柴,不過大家也不會和他打,是個滿討厭的混蛋。」
 
怎麼聽到好多充滿個人情緒的形容詞?那樣的璇璣不就和現在的笨蛋人類道士差不多嗎?韻真看見的「玉女」明明如此殊勝強悍,她以為璇璣的真面目也會不一樣。
 
「璇璣說過他的神器是防具,也叫『璇璣』,所以璇璣不是他的真名?」韻真努力掏挖著璇璣身為天人的那一面,資料還真少!
 
「璇璣是天界給他安的官職,名稱也是隨意取用武器名,大家知道是指他就行了。那傢伙好像沒有名字吧?這在神人之間也不罕見,如果沒人給他取名或未曾自己命名,就是當個無名氏,不過會有很多綽號就是,我們神人通常都是用兵器當辨識特徵打招呼。」
 
「最終決戰時他會覺醒天人戰力對吧?好歹也是總指揮。」包綺印想像了一幕恢宏的電影畫面。
 
「啊……那不可能,因為他手上沒有神器,他的神器目前正被使用中。」李玉女語出驚人。
 
「被誰?」
 
「不是誰,就在人間。還有璇璣的鬼話聽聽就好,神器沒有防具武器的差別,都是殺器,只是看我們怎麼用而已。」
 
「在人間?被使用?」藏瓔腦筋一時轉不過來,對這類話題倒是相當起勁。
 
「我聽璇璣說過,他的神器再現要等到人間毀滅之時。」韻真提供消息。
 
「有那麼恐怖?」
 
「『璇璣』性質比較特殊,可以協調諸神器的力量,效果是固定人間,拿出來人間就崩塌了,會從海底開始崩。我的神器本來也是其中之一,幫忙打雷用,現在物歸原主,人間氣候可能變得更加異常。」
 
「那他的神器長什麼樣子?」包綺印興奮地問,不知從哪掏出一本筆記沙沙記錄,韻真瞥見封面寫著《太古神人考》,不愧是歷史系出身,不忘本業。
 
「像石頭棒子,通常會出現四柱,崑崙山差點失守那次出到六柱,不知道總數多少,不過我們已經到極限了。他的神器可以織出帶攻擊性質的結界,泉路就是用璇璣來織的人間外層。」李玉女毫不客氣地爆著昔日同伴的隱私。
 
韻真發現這兩個天人有互相出賣的傾向,看來在天上時感情真的不太好。
 
聽玉女的描述,璇璣應該是本領超強的天人,怎會恢復了記憶還一點氣場都沒有呢?包綺印愈發好奇了。
 
「請問,玉女的意思是指璇璣光靠自己就能夠製造足以擋住真魔的結界嗎?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我們和真魔打時要怎麼防守陣地?」這對特別在意後勤生命線與非戰鬥人員安危的包綺印是日夜縈繞心頭的大哉問,偏偏她一介肩不能挑的凡人女孩也只能想想而已。
 
「你們守不住,唯一的選擇是完全進攻。就算璇璣的神器能用,結界有多強取決於他用多少力量去編織,崑崙山之難他徵用當時在場全體神人靈力,我們差點都被抽乾了,這事也有很多後遺症。」玉女用令人發毛的目光盯著包綺印,評估一個適合數字。「就以目前在西藏那頭小魔來說,因為神器撼動不了古神,進入人間的完整神人非常少,無法提供能量。如果用人類來代替,起碼要耗費人口總數一半吧?這還只是開始。當然,神人天性使然並不會主動掠奪生命,只是告訴你們戰鬥就是需要這種份量的代價。」
 
「神魔大戰天界贏了不是嗎?」藏瓔插口。
 
李玉女搖著手指頭:「誰說天界贏了?而且神魔大戰是指古神和古魔的爭鬥,天界只是後面撿尾刀的神人團體而已,而且崑崙山歸崑崙山,天界歸天界,一定要比喻的話,當時崑崙山就像人類中的美國,後來才出現的天界是聯合國。妳們也知道聯合國水準就那樣。」
 
韻真的紅茶潑了一半。「沒贏?那天界為什麼還存在?」
 
「因為也沒輸呀!崑崙山之難後用本體活動的古神和古魔大概發洩夠了又恢復沉睡狀態,換成魔族和天人繼續打打休休,前陣子好不容易魔族終於湊出代表,雙方議和了,目前算是戰間期,大家才有空來人間輪迴洗業。地疆都打得光禿禿了,眾生稀少,魔族相對較多,在地疆建立任何新勢力等於是叫別人快來搶。」李玉女托腮回憶。「妳知道天人只算打一半嗎?」
 
「怎麼說?」
 
「另一半是魔族彼此亂鬥,天人萬一輸了會被抓去吃掉或交配,久而久之大家戰鬥意識不高,所以天界基本上放棄在地疆浪費戰力。沒加盟天界的神人就各奔生路唄!」
 
包綺印細思玉女的話後全身發冷,低聲道:「幸好生在人間。」
 
「我覺得自己的觀念好像被神明佔據支配地位的現象嚴重誤導了,雖然是缺乏情報來源造成事實與想像不符。天界和魔族之間等級是小國戰鬥嗎?」韻真用雙手按著臉。
 
「我也是。」包綺印無力地埋入抱枕。
 
宗教信仰並不虔誠的藏瓔則津津有味地嚼著辣味仙貝。
 
「因為這個人間基本上是天界在管理的嘛!不過也不完全是天界的領地,畢竟現況太複雜,有很多異類也塞進來了。」李玉女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的確,她在天人和腐女之間毫不猶豫選擇後者作為天職,無悔地追逐著生命中的彩虹。某種意義上讓韻真很佩服。
 
「崑崙山守住之後呢?為什麼妳和璇璣會到天界?」韻真感到右手手背銀白紋章開始發熱,莫非玉女和璇璣的故事與《歸藏易》有關?
 
「崑崙山神人因力量衰竭,許多人在這時遭業力反噬,加上古魔和魔族的負面影響,墮落為魔可能性很高,必須找個更安全穩定的地方休養,因此崑崙山實則沒落了,但那裡是古神『崑崙』的本體,魔族無法支配當地生態。」
 
「就算住在古神身上也不安全?」藏瓔歸納出這個重點。
 
「不如說更危險,還是『崑崙』安定性高沒跟著戰起來,我們才有立足之地。之後璇璣決定移民天界,也把我拉過去,當然我們還是繼續在打仗,魔族和古魔都會移動,一個地方毀到連魔族都不想要,當然就安靜了。」玉女唏噓的說。
 
四人沉默良久,都在想著璇璣說過人間不耐打的事,或許天界不出手才是好事,玉女從頭到尾可是沒提到人類在神魔大戰裡的角色定位,搞不好就和沙門桿菌差不多。
 
「聽上去璇璣為給錯司徒燭華法印的事下凡受罰其實是幌子,他是為這場人間浩劫才轉世的嗎?」韻真問。
 
「我不確定他是這麼勤勞的傢伙,被業力拖下水倒是很有可能,畢竟他的神器直接導致很多神人後來必須投胎到人間,也算和人間結了個大孽緣吧?」李玉女說。
 
「那麼,玉女妳呢?」這句話韻真琢磨已久有備而來,見過玉女真實面貌的她,深深體會神人本尊和眼前這個和善女子是截然不同的存在。
 
不只是人類,妖怪和地祇同樣近乎盲目地信仰著擁有龐大力量的天人,韻真知道天人也有五衰,一樣會死亡轉世,只是在人類眼中天界生命已經漫長得近乎永生。甚至死亡對許多超凡的生命只是一種過渡,如今,她想了解更多事實真相,人神之間差距究竟有多少?這也是反推魔眾程度的好方法。
 
「不記得了,只能肯定應該不是我主動下凡,畢竟還掛著輪迴鎖這玩意。」玉女指指胸口。「但我得快點破除這道鎖,今天才告訴妳們這些往事,必須在出事前盡可能熟練運用力量才行,我可不想像璇璣那樣渾渾噩噩。」
 
「關鍵是記憶嗎?多聊聊更容易刺激回想?」
 
「嗯,恢復『真正』的我。」
 
玉女那股搖擺不定的氣質讓其他人同樣感到不安。
 
「妳察覺到哪裡不對勁?我們能提早準備嗎?」包綺印又問。
 
「走在路上經常聽到植物們竊竊私語,它們不是用人類的觀點來判斷危機損害,而是存在和規律受到威脅,好比不會開花結果或不再有光照雨水這種感覺。」玉女歪著頭形容。
 
「那好像不一定是真魔的因素。」韻真持平地說,作為殭屍復活的她正好目睹了整個世界現代化的神奇過程,坦白說挺汗的。
 
「我也這麼覺得,看來及時行樂比較重要。」李玉女轉了一圈又回到本性做出無恥發言。
 
「玉女,及時行樂不會和打破封印抵觸嗎?妳之前說當人類比較好,但現在又想恢復天人的本領戰鬥,這樣不就矛盾了?」韻真在李玉女身上發現除了「萌」和「外掛」以外的第三種力量,俗稱逃避現實。
 
「呃,不要提醒我啊!」李玉女咬著小玉斧悲哀地說。
 
「沒關係啦!別有壓力,如果神魔大戰就像妳說的那麼可怕,妳不覺醒對人類還比較安全。」韻真安慰她。
 
再說,李玉女萬一覺醒,五魔族不就是現成的靶子?韻真見過解放春斧的玉女,直覺這個神人肯定會反射性殺過去。
 
玉女不只是天人,還是神魔大戰的主將,然而和璇璣一樣墜落凡塵中都有些詭異隱密的因素,韻真的反應算慢了,恐怕有些人更早以前就已經起疑心。太爺……不用說是第一個揪出璇璣是天人轉世的人,應該與他擁有《歸藏易》能力脫不了關係,想到這裡韻真就有些羞愧,連玉女都想取回能力,她對《歸藏易》卻有著無法理解的抵觸本能,只能消極研讀。
 
師尊應該也有些密而不發的想法,司徒燭華那傢伙對天界更是零信心,直接把五魔族的分靈體召喚過來了。
 
自從見過那個真正的望朔魂魄後,生前潛伏迄今的對神明的疑慮不知不覺瘋長,或許人類只是燒瓶裡的實驗體,所謂修道都是一場騙局!有些修道者成為神明,但那些人神和天人魔族的實力相比也不過是笑話。
 
別再鑽牛角尖了,如果她還想繼續打這場戰役,就不能質疑自己的存在目標。
 
「活到這輩子結束為止!」
 
眾人聽韻真驀然大聲說出這句話,俱是愣住。
 
「說得好!」包綺印立刻贊同。
 
「我也不在乎還有沒有下輩子!不後悔就好!」藏瓔舉起啤酒說。
 
「我不想回天界,肯定沒有孫子燒書給我看。」李玉女說出非常實際的理由。
 
「妳的孫子也不想燒BL書!」三人同時吐槽。
 
「別以為只有女生會看BL好不好?男人腐起來才誇張。」李玉女笑到一半戛然而止,對她有些失神的反應韻真率先表示擔心。
 
「玉女,妳還好嗎?」
 
散著一頭長髮的平凡女子擦了擦笑出來的淚水,緩緩抬起臉龐,表情彷彿露水般閃閃發亮,有點恍惚的說:「前世回憶中,天人的我從來不笑,我只是覺得自己現在很幸福。」
 
「還能更幸福嗎?」韻真拿了塊餅乾湊到李玉女嘴邊,藏瓔和包綺印會意,也模仿她的動作。
 
「朕不怕胖,後宮們不要大意地全上吧!男人的嫉妒就是我的愉悅~」李玉女滿足地嚼著餅乾口齒不清說。
 
包綺印笑得花枝亂顫拿不住餅乾,藏瓔乾脆爬過去躺在李玉女懷裡,看她還能怎麼耍寶,韻真則覺得再笑下去她今天腰都要碎了。
 
後來四名女子投入各自的戰鬥,那日下午聚會回憶總是在次次絕境中喚起溫暖的感覺,紅茶的溫度,啤酒的涼爽,點心和書本交織的寧靜氣息,一段乾淨奇妙的友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